360℃小说

.
  1. 首页
  2. 少女文库
  3. 王宫罗曼史革命
  4. 第一卷 公主也要自由恋爱1
  5. 许下承诺的两人
  6. 繁体版

许下承诺的两人
2017-06-24 02:05:43

		

在母亲的丧礼结束的半个月之后,我回到了王都。
随著春天来临,短暂的夏季结束,我进入寄宿学校就读。
至於那座小镇——诺斯特因斯究竟距离王都有多遥远,也是我在学校图书馆看了地图之
后才明瞭的。
秋天,我忙碌地度过新生活,然后,漫长的冬季再度造访。
在冬季即将结束时,復活祭跟著展开,这个祭典正如其名,除了祈求庆祝太阳復活之
外,同时也是為了迎接春天来临而举办的,祭典将举行两个星期,这段期间学校也会放假。
我婉拒了那位侯爵家三男的友人邀请,自行前往名為诺斯特因斯的小镇。
距离丧礼结束已经过了一年,墓碑旁绽放著紫色的番红花。
当时,只有这一朵花让我打从心底觉得美丽。
宣告春天到来的番红花到了隔年竟然增加到三朵之多;翌年,数量又增加了。不可思议
的是,每过一年,顏色也会随之增加,想必是春之女神的旅程带来的奇蹟吧!
然而,我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告诉我这个故事的女孩。
每当我从诺斯特因斯回到王都时,我总是思念著她。
如果有一天,能与她重逢的话……
下次见面,我一定要问她的名宇。
番红花、雪花莲、黄水仙,与白色的苹果花,我透过马车的窗户眺望百花齐放的美景
心中不停的思索。,
时光匆匆飞逝……在墓碑旁变成番红花群居地的那年春天,艾力克斯被选为第二公主的
未婚夫
布劳德尔公爵如此素行不良,為何他的儿子还会被选上呢?社交圈的人们都为此感到不
可思义。
当艾力克斯首次在王宫与自己从未留意过的第二公主见面时,竟然大吃一惊。
那位名為伊娃洁莉、出生於春日的公主,竟然与当年见到的女孩有著相同的眼眸。
再次见到那如同紫水晶般的双眸的瞬间,艾力克斯第一次切身了解了什麼叫做命运。
当时,他以為这样就已经满足。
但是现在……
距离那场盛开著红蔷薇的要塞之宴,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时光流转,被称為蔷薇月的六月也随之结束,现在已经是被称為光月的七月;之所以会
被称作光月,是因為漫长冬季的阴暗天空到了此月竟然会奇蹟似地转為晴空,不过,这个季
节相当不懂得体恤女七的玉肌。
「求求您不要再晒太阳了。」在心腹侍女的要求之下,伊娃只好克制自己的嗜好,她现在
正待在位於萨·格雷尔宫主殿西侧的房间裡品嚐午后红茶。
她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没发生怪事的日子原来这麼宝贵呀。」
「哎呀。」
坐在同一张长椅上的康妮丽莞尔一笑,因為伊娃的话十分滑稽,不过,那却是伊娃率直
的想法。
在那个满月的夜晚,由雷欧指挥的宫廷骑士团将拉·寇特伯爵逮捕,目前,他被囚禁於
某间牢房。為什麼要说是「某问」呢?因為雷欧并未明确告诉伊娃监狱的名称以及地点。
她在意的还有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被捕的人只有拉·寇特而已。
无论是僕人装扮的彪形大汉,或是那位被称為卢的少年都不知去向。
而当晚在城堡中庭跳舞的人们天一亮就失去了记忆,况且,他们也只是在那儿跳舞罢
了,并无罪过。
对了,那些红蔷薇后来是怎麼处置的呢?
「我错过发问的时机了……」伊娃一面自一百自语,一面轻啜红茶。今天的红茶是爱莉雅冲
泡的,虽然伊娃想请吉克為她沏茶,却被这半个月来首次造访王宫的康妮丽婉拒了;她拒绝
的理由简单地说,是害怕看见吉克的身影。想著想著,伊娃突然疑惑地歪著头。
「话说回来,表姊,妳要在王都待多久呢?」
「啊,关於这件事……我已经决定要暂时住在这儿了。」
「咦,真的吗?為什麼?」
「唉~~当然是因為担心我的小蜜饯呀。」
康妮丽愉快地呵呵笑著,她以手指轻弹伊娃的鼻尖。「好痛。」伊娃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来,这孩子气的举动竟然让伊娃感到好窝心,和康妮丽在一起时,果然遗是要玩闹才对。
然而,自从那个满月之夜以来,她一直在田心考一件事。
伊娃在九岁时初次踏入王宫,刚开始的第一年,她的确做了不少事情。起初,她还光著
脚丫子四处奔跑,不但企图从庭园的瞭望台上跳进路德河,还经常蹺掉礼仪课程,她曾经对
著宫廷骑士拋手套下战帖;也曾经擅自从北侧宫殿的地下酒窖裡偷拿葡萄酒来暍。
每当她这麼做时,爱莉雅就会泣不成声。「请您不要再这麼做了。」由於爱莉雅每次都
边哭边说,所以也让伊娃渐渐戒掉那些坏习惯。从进王宫以来,爱莉雅一直陪伴著伊娃,每
当她為了自己伤心流泪时,总会令伊娃感到十分内疚。
不过,爱莉雅对於进入王宫前的伊娃也是一无所知。
伊娃曾经向在十岁生日时首次见到的雷欧,以及在同年夏天遇见的康妮丽询问自己的过
去,但是他们都摇头表示不清楚伊娃以前住的古城及荒野。
不知道从何时起,伊娃不再向别人询问自己的过去,她的想法改变了,她发现不明白的
事就是不明白,再怎麼想也没有用。
然而,自从满月之夜过后,还有一件事也一直令她反覆思索。
「话说回来,妳和妳的未婚夫有没有什麼进展?」
「咦?……」
听到康妮丽温柔的询问,伊娃才回过神来。
「那……个,表姊,妳刚刚说了什麼?」
「哦,妳打算装傻敷衍过去吗?表姊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伊娃,妳之前不是说过想取
消和艾力克斯殿下的婚约吗?」
「……啊啊,恩。」
的确是有这件事,伊娃总算想起来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忘得一乾二净。康妮丽或许是从
伊娃的表情看出端倪,不由得嘆了一口气,不过,她的眼神随即变得闪闪发光,窥视著她称
為「小蜜饯」的表妹。
「我说伊娃呀,妳还想取消婚约吗?妳的想法还是没有改变吗?」
「这个嘛……」
伊娃将红茶放在桌上,然后面对康妮丽,当她想要回答时,一道预料外的声音传进两人
的耳裡。
「公、公、公主,不不不不不得了了¨」
听到这麼夸张的呼唤声,就可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於是伊娃与康妮丽满脸疑惑地望了
过去。
站在窗边的爱莉雅十分慌张,她看著窗外,然后又转向自己的主人,接著爱莉雅用快要
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公主,不好了……艾力克斯殿下正在与吉克殿下决斗呀!」
主殿的正面同时也是换乘马车的广场,那裡现在正筑起一道长长的人墙,在二楼以及三
楼的窗边也都聚集著看热闹的群眾。
他们既好奇又困惑,眼神都紧盯著前院裡的「决斗」。
脱下外套、鬆开衬衫领口的艾力克斯勇敢地挑战对手并积极进攻,每当他前进一步,一
身黑色装束的吉克就会面无表情地以最简洁的动作完美回击,不,应该说是进攻才对。艾力
克斯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他早已气喘如牛,不过仍然勇往直前,可是又再度被击退。
虽然两人的实力有明显差距这件事在拔剑以前早已显而易见,不过,他们已经无法收起
手上的刀刃了。
站在最前方观看这副光景的是那位王太子,他身穿上流阶级绅士不可或缺的黑长裤、黑
礼服以及黑礼帽,手持黑檀木手杖。
「……王兄!」
伊娃从二楼的房间飞奔到前院,她赶紧跑到雷欧的身旁,即使她想尽快开口却喘不过气
来,在她忙著调整呼吸的同时,雷欧已经以背部挡住伊娃的视线。
「……雷欧王兄……」
「妳没戴帽子也没拿洋伞,我不允许妳用这副模样出来见人。伊娃快回房去。」
「王兄您又為何会在这裡!?请您不要只是站著看,快阻止他们呀!直是太丢脸了!」
「有人观看他们的决斗才有意义,所以我是不会阻止他们的,更何况,是他们请我来观战的」
「咦?……」
「如果我能从吉克手中夺下一胜,可以请您授予我骑士的勋章吗?请您务必帮我这个忙
——艾力克斯是这麼拜託我的。」
「骑士的勋章?艾力克斯不是长子吗?他总有一天会继承公爵爵位的,不是吗?」
「无论是对他或是对妳而言,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实在太漫长了。」
说完这句话后,雷欧才把头转了过来,不过他又马上转了回去。
「儘管他的举动让我相当不舒服,但我还是要以王太子的身分告诉妳,伊娃洁莉,他是為
了妳而举剑的。」
「……即使明知没有胜算?」
「他是為了赢得所爱并守护那个人而挥剑的。」
雷欧有条不紊地回答伊娃的疑问,那一字一句都深深剌痛她的双耳,儘管她不懂这究竟
代表什麼意思,但是那番话却蕴含著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伊娃皱起眉头,屏住呼吸望向前方。
双手握剑的艾力克斯已经快要站不起来,可是他仍然没有放弃;另一方面,艾力克斯挥
下的每一剑吉克都以正面迎击,完全不闪躲,只见吉克不断回击艾力克斯的攻势。
然而,伊娃却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
「雷欧王兄。」
「什麼事?」
「王兄,请您告诉我,艾力克斯為什麼会被选為我的未婚夫呢?」
她只听过流言蜚语,据说第二公主的未婚夫人选不只一人,但是,為什麼最后会选上艾
力克斯呢?儘管向当时不在宫中的雷欧提问毫无意义,不过她还是想听听王兄的意见。
「……布劳德尔家是在上一个王朝获得公爵爵位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与前朝渊源深厚的
名门世家,同时,他们也从未与我夏洛克德利王族联姻过。」
「就因為这样?」
「没错。」
雷欧头也不回地回答伊娃的疑问。
伊娃抬起头望著雷欧,他的背影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让伊娃有某种预感。
雷欧一定知道伊娃急於得知的秘密,无论是在那座城堡裡拉·寇特所说的关於「承诺爱
子」的事,或是伊娃进宫前的过去,雷欧大概都知道。
不过,伊娃并不想追究。
毫无疑问的,这个背影正在守护自己,她相信雷欧,因此觉得不需要追问。
毕竟,现在她最想交谈的对象是正在眼前奋战的艾力克斯。
可是,这场「决斗」究竟何时才会结束呢?
焦虑不已的伊娃认真地思考著有没有什麼可以阻止他们的好办法。这时,她的脑中浮现
出一个点子,於是她挺直腰桿,将手紧握在自己的胸前,然后慢慢地唱出自己的创作曲。
啊~~请你们快住手吧。
请你们两位冷静下来吧。
请尽陕收起你们的剑吧。
儘管歌词平淡无奇到令人无言以对,而歌唱者的假音也转过头了,不过伊娃是认真的,
关於这点,她可以向天上诸神发誓。
或许,她将自己的热情成功地传达出去了吧,艾力克斯与吉克突然停下手边的动作,而
那些在门廊互相推挤、观看决斗的人群也都痛苦地扭动身体,雷欧没回头也没乱动,他代表
所有听眾如此说道:
「我可爱的天使呀,从妳的歌声之中,我感受到一股不分敌我的杀气,若要挥舞妳那狩猎
灵魂的刀刃,请先考虑一下时间与地点吧。」
「您约意思是叫我不要再唱了吗?」
伊娃用力地嘟起小嘴,露出「我又不是自愿的!」的表情,不过这场「决斗」确实也因
此中断。
伊娃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走向前去,以眼神示意站著不动的吉克退下,吉克将剑收
回刀鞘,在默默行礼之后离开了广场,他踩著规律的步伐若无其事地穿越观眾,朝著主殿内
部定去。
在目送他离去之后,伊娃站到艾力克斯的面前。
双膝著地的艾力克斯还没找回呼吸的节奏,他垂下的双手仍然紧握著自己的剑。
「艾力克斯。」
伊娃轻轻地唤了他的名字,然后跪坐在地,以同样的高度窥探他的脸,艾力克斯吓了一
跳,儘管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他并未像从前那样移开视线。
於是,伊娃以惯用的语气烟一率地问道:
「艾力克斯,你為什麼想要获得骑士的称号呢?」
据伊娃所知,艾力克斯并非是那种在意爵位以及面子的人,但是他為何会突然想要得到
头衔呢?
「……因為我想守护公主。」
艾力克斯痛苦地皱紧眉头,他加强语气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马上带妳去教堂,在诸神的面前和妳宣誓彼此的未来,不过,现
在的我做不到。」
「做不到?為什麼?」
「因為我竟然让公主来保护我、帮助我,实在太失态了。」
艾力克斯硬挤出声音如此说道,然后他闭上双眼,却又随即睁开,他牢丰握住伊娃的右
手指尖。
「我想要成為一个有名有实的骑士守护妳,即使现在的我还做不到,但总有一天,我希望
我能靠自己的力量保护公主,所以我要尽最大的努力战斗。」
「……艾力克斯。」
看到未婚夫露出自己从未见过的神情,伊娃感到相当困惑。
他说要保护自己,伊娃為他这份心意感到无比欣慰。
然而,这并不是伊娃想要的。
伊娃想要的,是钥匙。
对伊娃而言,和艾力克斯之间的婚约是「集合了世界上所有未知事物之大全」。
不过,或许他拥有解开所有谜团的钥匙。
伊娃想要探求世界之谜。
因此,她必须先将自己的身世之谜解开。
「……我也还不能结婚。」
在解开谜团之前,伊娃无法想像未来的事。
所以……
「艾力克斯,我要和你决斗。」
「什麼?」
艾力克斯没想到伊娃会这麼说,因此瞪大双眼。
在直视他的眼眸之后,伊娃抢过他右手上的剑,她站起身来,在飞起的裙襬尚未落地之
前,就已经把剑指向艾力克斯。
「艾力克斯·斐尔德·布劳德尔,我要向你宣战——在与你决斗、并解开一切谜团之时,
我将赐予你一吻。」
「……公主。」
艾力克斯凝望著眼前的刀刃以及另一端的伊娃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於是,他慢慢起身,
然后又重新跪在地上并低下头,看到他宣一不服从的姿势,伊娃收起剑,然后伸出左手,她伸
出那隻象徵提出决斗并立下誓约的左手。
艾力克斯抓住伊娃的指尖,恭敬地把它放在自己额前,然后,他亲吻了伊娃的手背。
「吾将随侍在侧,吾春之女神——伊娃洁莉公主。」
伊娃用意味深长的微笑回以艾力克斯仰望的视线。
这是為了重获自由所踏出的第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