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少女文库
  3. 东方妖游记
  4. 第四卷 神的觉醒与第四试炼
  5. 陆 各自的决心
  6. 繁体版

陆 各自的决心
2017-06-23 11:41:36

		

「赤龙睡着了吗?」
「不晓得,眼睛虽然闭着,但搞不好脑袋清醒哦。」
「没事的,它不是坏龙。它已经跟我约好会保护我们了呀。」
自东边山头升起的朝阳照来,赤龙的鳞片益发闪烁着艳红的色彩。晄、凤和莉由蹑手蹑脚地走上终南山,小心翼翼地靠近横躺于地的赤龙。
「就算放轻脚步声,它还是察觉得到我们吧。」
「它要是有意大肆破坏,老早就行动了吧?」
人形的汪李与炜白面带苦笑,毫不隐藏自身的气息。
也真离去之后,他们歼灭剩余的土蝼,又引领避难领民回到下城,待所有事情大致告一个段落后,晄、莉由与三位妖魔再次聚集于赤龙身旁。
舜与累焰则在陕邑城休息,枫牙在一旁照顾他们。
「不然戳戳看?」
凤在手中唤出光枪,用枪尖轻轻剃了一下赤龙的脸颊。
赤龙倏地掀开眼皮,火红双眼瞪向晄等人。「哇!」二人一妖吓得连忙后退。
「我先前就说过了,是道名少女带我进入了异界。」
当众人询问莉由做了何事后,赤龙如此回答。
「看来是莉由创造出了异界,又将赤龙拉进里头吧。」
终南山上闪过白光之际,炜白也感应到这股气息。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力量呢?我至今一直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类呀。既不像小晄一样听得见妖魔的声音,也不像大哥一样拥有咒力——」
莉由环视一行人,当然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嗯,算了。既然这份力量可以帮助小晄,应该不是什么邪恶的力量吧。」
她莫可奈何地轻叹口气。
「赤龙为何会想与莉姊缔结契约呢?」
晄如此询问。
「道很难以言语说明。」
赤龙的眼神望向远方。
「也许是道名少女的心意,注入了我的心里吧。我顿时心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也许近似于所谓的爱情,以及悲伤。触碰到她的心灵时,我身上狂暴的赤龙之血不知为何忽然平静下来。接警我涌起一股冲动,认为非得实现道名少女的心愿不可。」
「结果,一样还是一头雾水嘛。」
凤夸张地大大叹气。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见晄询问,赤龙果决干脆地回答:
「以炎招戈消灭我吧。」
在场众人瞪大眼睛。
「我才不想这么做呢!倒不如说,我绝不会这么做!」
晄忙不迭摇头。
「与道名少女订下契约时,我就已做好了觉悟。一旦鬼门关闭,我也无法返回度朔山。但是,我也不想待在人界里被同伴指责我是叛徒,而且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回到同族身边。」
赤龙说。龙族概分为赤、青、白、黑、黄五个大种族,所有龙族都是站在伏羲与女娲这一方,仅有赤龙族中极为少数的赤龙希望是由共工统治世界。远古大战时它伤害了不少同族,因此龙族皆对它相当痛恨。
「怎么这样——只是因为没有栖身之所,就选择灭亡一途……对了,你能变化成其他东西吗?如果可以跟汪李他们一样,住在我们家的话——」
「我宣誓忠诚的对象乃是共工大人,并不打算跟随你。」
「我也不是要你跟随我……」
晄不禁说得激动,但又闭口不语。毕竟要窝藏一名并非是同伴的妖魔,实在太不自量力,最重要的,是赤龙的自尊心不会接受吧。
「你在泉底沉睡就好了吧?虽然有点窄,但泉水与鬼门之间还有一段空隙吧?」
汪李开口提议。泉底留有赤龙通过时造成的缺口,即便鬼门关起了,这段空隙仍然残留着。
「陷入沉睡后,就能遗忘一切。下回醒来的时候,也许你会重获新生喔。」
汪李引用自己的例子。
「那也不错。」
赤龙眯起眼睛,似乎在笑。
「那么,我走了。」
赤龙张起翅膀。
「咦?你要走了吗?」
晄大吃一惊,仰首看着赤龙在距离地面不远处开始缓慢移动。
「真是可惜。我本来还想好好跟你聊聊,并且问你这样厉害的龙为什么会跟随共工呢。」
晄说,随着赤龙一同在山路上前进。
「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选择服侍共工大人吗?」
火红双瞳兴致盎然地看向晄。
「我至今一直擅自认为,共工是个邪恶的神明。可是,我不喜欢光凭自己的好恶就决定善恶。所以当我听到你这样正义凛然的龙希望由共工统治世界时,我才惊觉到,其实我一点也不晓得共工究竟是怎样的一位神明。」
「若是说了,你只会认识到我眼中所见的共工大人。更何况,也是一言难尽。你倒不如自己亲眼去确认吧。」
再不尽早睡去的话,崑仑的凤皇与鸾鸟便会日夜混乱,因此赤龙不再多说半句。
洞中依然与先前相同积有清凉的泉水,但泉水周遭的土层已变作坚硬粗糙的岩石。赤龙现身时融化了邻近的土层,冷却凝固后就成了现在的景观。
「那么,再会罗。好好保重——不过对一个要开始陷入沉睡的人…不,是龙才对,讲这种话有些奇妙呢。这次真的很谢谢你。」
莉由伸手抚向赤龙的脸颊。
「有需要的话,尽管呼唤我。」
赤龙语毕后眯起眼睛,张开羽翼飞向高空。它在秋日晴朗的天空中转了个圈后缓缓下降,由头开始,身子逐渐没入泉水底部。赤龙身上带有的热度,使得泉水冒起了白烟。水面激荡出偌大的涟漪,待龙尾也消失无踪之后,不久泉水表面的波纹也逐渐趋于平静,彷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
「好像是做了一场梦呢。」
莉由盯着水面,漫不经心地伸手拨弄泉水。
「哎呀,好温暖哦!」
「你叫莉由对吧,尽管在此沐浴无妨。」
泉水底部传来赤龙的话声。
「啥?」
晄一行人低头望向泉水,但底部一片漆黑,难以看出它说话时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
一行人又将视线转向莉由,只见她满脸通红,一个劲儿地猛摇头。
「用不着烧热水,随时随地都能泡澡真是方便呢。」
舜一早便泡着热水澡,心情极佳。
「我帮你擦背吧。」
晄卷起衣服下摆,走进浴室。
「小晄也把衣服脱了,一起泡澡吧?」
舜循循善诱,笑容满面。
「我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嘛——两个人一起泡澡太挤了啦。」
晄苦笑,「真是可惜~」舜立即垮下笑脸。
「伤痕好像浅多了呢。」
晄边用毛巾擦拭舜的背部,边看向舜肩头与侧腹上的伤口。
「对吧,跟我说的一样。」
舜是最先察觉到,赤龙沉睡的泉水当中具有快速愈合伤口之疗效的人。
如同以往,他们仍旧利用竹筒将泉水引至城里,作为生活用水。泉水的温度又恰巧温热适中,因此陕邑城的澡堂也汲取了洞里的温泉。
舜先前与章玄斗法时受了重伤,原本诅咒造成的伤口都相当难以治愈,但自从他开始泡温泉之后,身上的伤口竟都渐渐愈合。
「炜白认为,是因为泉水里充满了阳气的关系。」
炜白说过,阳气具有祛除疲劳,使人心情愉快的益处,适度地汲取阳气,人的个性就会变得活泼开朗。
「不过,炜白本来只能吃下魔法鼎烹煮的食物,现在却能够直接饮下这个温泉呢。这点就跟阳气没有关系了吧?」
「也许是鬼石力量流失之际,神门也微微敞开,天界的气流了出来吧?如果炜白常常泡温泉或是喝温泉的水,身上的诅咒就能慢慢消失,那就太好了呢。」
舜温柔和煦地笑道。
「这下子得好好感谢赤龙呢。如果诅咒造成的创伤一直无法愈合,舜哥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的了。」
「是啊……」
舜轻垂下眼睑,叹了口气。
「怎么啦?」
「不,只是觉得敌人真是太难对付了……」
舜回想起那些遭到破坏的咒具,以及鬼石上迟迟难以破解的诅咒。
(当时,我已经竭尽所能了。)
他已无法再做出比那些神像更强大的作品。这回虽然勉强度过难关,但假使下次同样的危机再度发生,他没有自信做得出可以抵挡敌人的咒具。
鬼门之所以关起,有部分原因是因为章玄察觉到必须先行撤退,才会主动解除诅咒。他绝不是凭自己的实力关上了鬼门。
「都怪我连累了你呢。不过,如果不是有舜哥在山顶上与章玄对抗,这个世界也许早就灭亡了呢。我要代替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物向你道谢。真的很谢谢你。」
「能听到小晄这么说,我顿时精神百倍呢。」
舜绽开笑颜:
「现在不是垂头丧气的时候了呢。必须赶紧做个防护咒具,以免小晄身上的共工之气又与河伯的庇护互相搏斗。」
舜又倒了些温泉,让全身浸泡在澡盆当中。
「嗯……先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听说,是大王体内凝聚的阴气与共工之气互相吸引吧?」
「累焰是这么解释的,可是,我现在回想起来,又总觉得不是那样——」
假如单纯只是阴气之间产生共鸣,为何同样属阴的河伯庇护光芒会出面制止呢?
「我和大王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一种难以形容的不安袭向晄。
「换言之,只要不见到大王就好了。所以你不能再去王都了喔。」
「咦~?可是我本来还打算,总有一天要站上能够向大王发表意见的地位,届时再向大王谏言呢。」
「不行。幸亏这次你没有出席会议,但下次绝对会被某处的王公贵族看上,硬是召你作为男宠喔。」
「你为什么可以这么有自信地断言啊?」
晄狐疑地看向舜。
「那还用说,因为小晄很可爱啊!」
舜斩钉截铁宣告,晄无力地垂下肩头,心想早知道就不问了。
(在我的地位足以向大王进言之前,必须和炅及章玄做个了断才行——)
凭附于炅身上的共工力量与日俱增,再不尽早了结,自己就会被杀,共工也会苏醒。不能再只是一味等待对方进攻了。
(我要找到他们——然后,一定要打赢他们。)
晄心中暗自做出了新的决定。
这时他忽然发现舜整个人几乎快没入澡盆当中,脸庞泡得通红。
「哇!舜哥,你泡到脑充血了吗?振作一点啊!」
晄慌忙将舜拉出澡盆。
这时,数十只白兔热闹地聚集于城内北堂,焉等人看见笑得合不拢嘴。
「它们是崑仑的白兔,是西王母娘娘派来的使者。千万不能把它们抓来吃了哦。」
见到焉等人火速拿出弓箭和网子,凤连忙出声提醒。
「西…西王母娘娘的使者……」
听见这番话,焉一行人吓得立即伏身跪拜:「真…真是失礼了——!」
「你们一大群兔子浩浩荡荡地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来回收息壤的。」「它们再继续繁殖下去的话,黄河会被填平吧!」「我们好心特地来一趟,应该稍微表示一下感谢之意吧!」
凤询问后,兔子们七嘴八舌地纷纷抢答。
「是是是,好啦,谢谢你们啊。」
凤随便地挥了挥手,像在叫它们赶快出发。
「这是什么态度啊!」「还不是因为西王母娘娘叫我们带些礼物过来!」「我们还顺路去平圃一趟,向英招大人要了到处皆能结穗的稻种要给你们呢!」
听到有平圃的米,凤的态度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哎呀哎呀,各位白兔大人,您们真是太辛苦了—那么,那些稻种呢?」
凤伸出双手,兔子们斜眼睨向他:
「受不了~这人真是肤浅哩。」「所以才会过了这么久都还是只小鸡啊。」「听说前阵子还因为赤龙的阳气,搞得他昼夜不分呢。」「而且还没办法一次干掉那些金乌哩。」
众兔开始滔滔不绝地冷嘲热讽。
「竟然这样大踩别人的痛处——!」
凤气得七窍生烟,一个纵身扑向兔子们。
「想打架吗!」
兔子们的耳朵整齐划一地对准凤。它们自耳朵施展法术,原为人形的凤便变回了雏鸟。尽管变得比兔子小巧玲珑多了,凤还是果敢地与兔子们展开大战。
「哈哈哈!实在太好笑了,我眼泪都流出来啦!」
汪李靠在回廊的柱子上,观赏正在互相拳打脚踢的兔子和小鸡。
「不过,平圃的稻种要是在这里撒了开来冒出稻米,那可就麻烦了。」
坐在汪李身旁的炜白站起身。平圃的稻种只要是有水之处,无论是竹席上还是人类的脑袋顶端,随地都能迅速冒芽结成稻穗。
「这回就先算是平手吧,你们认为呢?」
炜白单手揪起小鸡,再伸出另一掌制止兔子们。
双方气喘吁吁互相瞪视了好一阵子,最后兔子们丢出了一个小布袋,「咧~!」张嘴吐舌,随即奔向西方。
「可恶!」
凤维持着雏鸟的模样,依然任由炜白揪着,小脚乱踢。
「可以想像得到你在崑仑山生活时的情景呢。」
汪李轻笑。
「不好意思喔!反正我就是共用一体的不成气候小鸡啦!」
凤变回人形后,老大不高兴地用力坐下。
「不过是阴阳稍微失衡,我就无法使用法术,这样根本没办法保护小晄啊!得想想办法才行——」
凤咬住下唇。
经过这回的打斗后,炅知道了他的弱点,下次再战时,对方铁定会施法让他们两人无法使出凤皇鸾鸟的力量。届时,自己不过是只普通至极的小鸡。
「你别担心。就算不能施展法术,凤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那就是贴在小晄的脸上当作面具。这回很可惜没能派上用场,但下次一定有机会。」
炜白正经严肃地道,凤怒声咆哮:
「这么说一点也没安慰到我——!」
「结果莉由的力量,到底是源自于什么呢?」
枫牙在浸泡过花梨的蜂蜜中加入热水搅散,递给累焰。
「因为占术也无法卜到莉由姑娘的行踪,所以必须先与舜少爷商量,让臣能占卜到莉由姑娘——」
累焰端坐于床铺上,接过散发着甘甜香气的汤碗。
「我并没有要你立即进行卜卦。现在先养好身子再说,我只是想听听你的猜想。」
枫牙说。鬼门开放这种前所未闻的骇人事件发生之后,如今已过了十天有余,但累焰的身子迟迟没有康复,回到亳邑后,目前也还无法下床走动。
「关于这件事呢…或许是有神只忽然附在莉由姑娘身上,抑或者是天仙娘娘听见了她的请求——」
「天仙娘娘——是那位能够实现凡人任何愿望的女神吗?总之无论如何,莉由都得到了非常了不起的力量呐。」
「有些愿望,无论怎么举办祭祀上天也不会理会,但有些心愿,即便不用祈祷也能上达天听吗?」
累焰逸出轻微的叹息。
「如果天仙娘娘愿意倾听我的心愿,那我会祈求大王早日康复,以及国泰民安吧……」
然后,再驱除晄身上的共工之气,觅得王子的下落,再粉碎炅与章玄的野心——
(愿望真是无穷无尽呐……)
枫牙扬起无力的笑容。
「枫牙殿下并不适合向神明许愿。」
见到枫牙难得地示弱,累焰开口。
「是吗?嗯,我也不想仰赖那些要求献上活祭品的神明啦——」
「祈祷一事就交给臣吧。枫牙殿下只要依自身的力量引领人民即可。」
「说得也是呢——」
他无法医治阳甲的病,但是至少他能说服其他王兄,整合各个氏族,加深与诸候之间的同盟情感。
另外,他也无法和赤龙那般强大的妖魔战斗,但是在政务方面上,他可以多多协助晄。
(青铜器打铁锈和种马吗?还有陕邑军队的编制——)
这时,枫牙赫然想起也真。
「那个男人——竟然欺骗深深信赖着他的晄,太不可饶恕了!」
听见枫牙突如其来低喃,累焰纳闷偏首。
「那个男人,指的是也真吗?」
「没错。他分明是鬼方的大将军,却佯装成罪犯潜入陕邑,甚至还出手调戏莉由——」
枫牙紧紧握拳。
「不过,这样也好吧?倘若也真确实只是个罪犯,继续待在陕邑,以侍卫的身分陪在晄少爷的身边保护他的话,会议那晚枫牙殿下与梓罗罗娘娘之间发生的事,肯定会传入莉由姑娘的耳中吧。」
累焰微微一笑。
「……这倒是没错——不对!我并没有做出任何愧对良心的事!只要好好说明的话,莉由会明白的…………应该吧……」
枫牙彻底慌了手脚。无论事实为何,面对极度厌恶男人的莉由,他哪有办法开口说明呢。他几乎可以预见到届时莉由会冷眼看他:「哎呀,真是不知廉耻。」后头的舜还会笑得一脸牲畜无害顺势扇风点火。
「累焰……我该怎么办才好?」
「也真说过当他攻下陕邑之际,就会将莉由姑娘占为己有。换言之,只要不点燃战火,或是不得不开战时,不要输给对方即可。」
「嗯。那么,总之我先派遣数名亳邑的望乘前往陕邑,一旦鬼方有攻来的迹象,就立即增派亳邑的援军过去。晄与人类打仗时,想必不会出动那三位妖魔吧。」
枫牙霍然起身,快足朝正堂走去。
目送着主子的背影,累焰不由得对自己的心胸狭窄自我解嘲:
(这样就好了。枫牙殿下的敌人是人类——不须与神明对立。)
结束每晚的除秽咒术后,利条步出灵庙,发现晏仲正举着火把在外等候。
「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呢?」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问你,除秽工作进行得是否顺利——」
「……难呐。」
利条垂下眼帘缓缓摇头。
两人并肩走在堂涂上,走向如今已鲜少召开朝议的重屋。
「你消瘦了不少呢。」
晏仲说。在火把的照明下,可以见到利条脸上有着浓厚的憔悴之色。
「晏仲大人也是啊。」
晏仲无论到了多大岁数,总是身体硬朗威风凛凛,但经过这几个月之后,似乎瞬间衰老了好几岁。
「目前总算让大王打消前往鬼方远征的念头了。」
「那真是太好了。」
「是大王的王弟修牙殿下透过梓罗罗,说服了大王。」
「但说服修牙殿下的,则是晏仲大人吧?」
「居然不得不出面拜托他人,真是太难看了。」
晏仲撇下嘴角。
「可是,倘若人民能够因此获得安宁,现在也只能如此。」
「是啊——」
走上重屋的台阶后,只见梓罗罗正从另一头走来。不仅是宫女,甚至各有两名文官武官跟在她的身后。看来是正要从大室返回后宫吧。
梓罗罗不顾宰相与大史令就在前方,一直线地傲然走来。那对闪烁着妖媚流光的美艳大眼,丝毫未将两人放在眼底。
「唔……」
晏仲闷哼,最后还是让至一旁,利条也跟着后退。
梓罗罗看也不看晏仲两人一眼,直接通过两人面前。利条沉痛地看着晏仲猛烈颤抖的拳头。
「我一定会驱除附于大王身上的东西。」
待梓罗罗远去后,利条开口说道。
晏仲气愤地呼着大气,紧咬牙根,最后不发一语再次迈开步伐。
鬼方大王涛慎单于浑身散发着威严,盘腿坐在铺有山羊皮的土床上。健壮结实的体格与炯炯有神的双瞳,让人完全感觉不出他的年纪已将届五十。
单于面前,另一端坐着一名男子。
单于身穿窄袖短衣以及合身裤裙,一袭胡服,相较之下,男子则是穿着镶有黑边,宽松舒适的玄端。
对方孤高猛虎般的双眼正静静注视着单于。
「看来没能成功攻陷陕邑呢。——章玄。」
单于的唇角勾起略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
「因为出现了出乎意料的阻碍。」
章玄面不改色地答。
「这件事也真向本王禀报过了。听说是个不知打哪儿来的小丫头镇住了赤龙呢。」
单于看向在身后待命的也真。也真的肩头缠有布巾,先前遭到妖角划伤的伤口还未愈合。
「是个占术无法卜见的麻烦女子。」
章玄又道。这是藉口吧,单于暗忖,但未说出口。
「那么,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这就要看大王您的计划了。炎招戈的使用者不会对人类刀戈相向,跟随他的妖魔亦同。若要封住他们的行动,就必须出动人类的士兵进攻。」
章玄的目光移向保卫鬼方西边大半疆土的大将军也真,眼神中带着露骨的谴责之色。
「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这回只是前往探察陕邑的内部情形。在尚未搞清楚对方所有的底细之前,我不会贸然出兵。」
也真以强悍与狡猾兼具的双眼回瞪章玄。
「顺便,也是为了查探我的力量吧?你若是有心帮助我们,无论是绑架莉由或是杀了舜,都能轻而易举办到。但是,你并没有那么做,自始至终只是在一旁观察我们双方间的争斗。」
「是啊,我也很珍惜我们的小命嘛。若不是绝对能赢的战争,我们一开始就不会主动挑起。这就是我们北方人民的战斗方式。」
「真是谨慎呐。」
章玄嗤笑。
「再给本王一段时间吧。我们的敌人不只是殷,倘若只顾着对付殷朝,却被人从后偷袭,可是得不偿失啊。」
单于表示。
「我明白。」
章玄语毕后起身。
他未向身为大王的单于行礼,迳自转身走出了房间。
也真愤恨地瞪向章玄的背影,等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后,转向单于说道:
「那个男人太危险了!相信这种可以轻易打开鬼门的男人真的没问题吗?纵使他现在站在我们这一边,难保哪天不会忽然反过来对付我们啊。」
「本王并不相信他。恐怕他也一样吧——总之,陕邑是通往中原的入口,既然是炎招戈的使用者统治那块土地,我们也不得不利用这些咒术师。」
单于说。
「天界由哪位神只统治,都与本王无关。本王想要的,只是物产丰饶的土地。」
他勾起狂妄自负的笑容,透过墙壁凝视遥远的中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