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少女文库
  3. 王宫罗曼史革命
  4. 第七卷 寻找公主的破绽之都
  5. 6 破绽之色与名
  6. 繁体版

6 破绽之色与名
2017-06-24 02:05:43

		

回到郊外的宅邸时,早已过了午夜十二点。
侍女卡罗还没就寝。伊娃请她帮忙更衣,直到凌晨两点才终于躺进床上。
没有睡意。
尽管如此,脑子却清醒到睡不着,只能在床上毫无意义地不停翻身。
不久时间来到清晨,下定决心的伊娃走下床铺。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前。
「伊娃殿下,您还没玩够吗?也差不多该住手了吧?」
卡罗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敲门声已经停了,大概是敲烦了吧。既然这样,干脆别理伊娃不就得了,卡罗却怎么也不肯放弃。
伊娃今天早上既没更衣,也不吃早餐,午餐当然也没碰。天亮后她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为了堵住既没钥匙也没锁头的房门,而将螺钿(※注6.在漆器或雕镂器物的表面嵌上各种磨薄的螺壳作为装饰。)柜子从墙边拖到了门前。
地毯上清楚留下沉重柜脚拖出的痕迹。每当看见那痕迹,伊娃便叹起气来。她自问: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每当如此心想,她便说服自己:我只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已。
结果昨天一整天,只是称了米歇尔的心而已吧?躺在床上睡不着的伊娃一如此心想,便感到十分气愤。
因此,她今天连卡罗也不想见。根据来接她的卢与吉克的说法,看来昨天的事卡罗也参了一脚。
「我不要换衣服,也不要吃饭!不要管我!」
伊娃穿着白绢睡衣坐在床边,对着门如此大喊,然后为了离得越远越好而移动脚步,正想往窗边走去。
这时响起了一下敲门声。
「公主。」
门外传来的是米歇尔的声音。
走下床的伊娃停下脚步。宛如要责备她的背影似的,门又响了一下。没人说话,他一句话也没说。
不说就不说,谁理你。
伊娃紧握双手,光着脚大步来到窗边,然后粗鲁地坐在事先摆好的椅子上。
窗外的庭院一如往常。太阳一升起,昨晚下的雪便消失无踪,什么也没留下。这可能代表春天近了吧,伊娃却觉得十分空虚。她的心还停留在昨晚。
真蠢。
她的嘴唇忽然如此喃喃自语。
然后脚步声突然传来,而且是从不该听见这声音的方向——是从墙壁里传来的。伊娃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她圆睁双眼,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脚步声不久便停了下来。
紧接着又传来喀嚓一声。立在墙边的大镜子被缓缓推了开来。
从后头现身的,正是一如往常打扮得一丝不苟的屋主。
伊娃连尖叫的力气也没有,脸色略显苍白,赶紧躲到椅子后头。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从那种地方进来!」
「那还用说,因为这镜子是这房间的另一个出入口。」
米歇尔关上身后的镜子密门,一边若无其事地回答。
「你觉得我这个收藏家,为什么会买下这里来住?当然是因为房子里有这些有趣的机关。」
「听……」
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没错。
伊娃差点就接受他的说法,但与还未完全关上的镜子里的自己四目交会后,脸颊瞬间抽搐了起来。
椅子并没有大到可以藏起身子,她穿着睡衣的模样及没梳理过的乱发,全都映照在镜子里。而且她镜子里的样子,正是米歇尔眼中的模样。这下她羞得涨红了脸。伊娃难堪地低下头。如果可以,真想马上逃离这里,可是,平日进出的房门已经被柜子堵住了。居然自己阻断了退路,伊娃还真想抱头懊恼。
尽管如此,米歇尔的态度仍一如往常。
「从公主使用的这间客房里,是打不开这扇密门的,只有从我房间里的密道才能打开。」
「为什么会有这种机关?」
「天知道?大概是盖这栋房子的人想在客房幽会,或是为了监视别人幽会才设计的吧?」
「………等等,这房间是用来做那些事的吗?」
「能掩人耳目的地方可是很难得的,你不觉得这是世间的常态吗?」
他靠着墙壁,说着扬起嘴角。
那模样与其说是瞧不起伊娃,不如说是根本把她当成小孩子看。
伊娃嗅出这种味道,双手抓着椅子一边往后退,一边瞪着他。
「道理我是懂了,不过就算这样,你也不可以随便进来。」
「如果不喜欢我闯进来,那别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就得了?」
「你没资格说我!……你才是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伊娃忽然放声大喊,然后急忙闭口不语,脚步也停了下来。她心想糟了,但后悔也来不及了。这时,她才终于发觉一件事。
原来让人闯进自己空间的感觉是如此不快,可是,自己不也想对他做同样的事吗?毕竟他的过去是属于他的空间。
自我厌恶的感觉涌上心头,伊娃双手牢牢抓着椅子。
然而,米歇尔完全不理会她心头的纠葛。
「那么,公主,看你这副模样,应该是昨天得知了很多消息吧。那真是太好了。」
「好?哪里好了?……自己的身世被别人这样调查,你不会觉得不高兴吗?」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昨天问到了很多我的事罗?」
「……对啦!」
自掘坟墓的伊娃有点自暴自弃地抬起头,与米歇尔四目相对。她直勾勾地注视米歇尔,心里真想当场戳向那双灰绿色的眼眸。
「就跟你安排的一样,我见到鲍德了,也见封路易丝公主,还有费儿杜尔伯爵夫人。」
「那么,你大致上都听说了吧。」
「没错!岚帝为了建立赛西利亚人的国家,所以一直在寻找『承诺爱子』。然后他为了传承自己的遗志,而只把遗产留给知道赛西利亚人之歌的你。」
「这样啊。」
米歇尔点点头,松开环抱胸前的手,然后向前迈出一步。
「那么,公主现在要问我什么?」
「……你想当皇帝吗?所以才把我和卢带在你身边?」
「你觉得是这样吗?」
「不觉得,所以我才会问你。」
伊娃并未移开视线,语气斩钉截铁。
听见她这么说,米歇尔十分满足似地笑了,然后一边缓缓眨着眼,抹去脸上所有表情。
「我从没想过要继承他的遗志。而我之所以继承遗产,是因为当时的情势让我不得不这么做。」
「什么意思?」
「遗书上说要给我聂布里翁家的一部分遗产。而在岚帝的签名底下,写着一行不注意看的话就不会发现的模糊文字,『去找莉卡』。」
「莉卡?」
「她是岚帝的女儿,跟我同父异母,知道那首旋律相同的歌。如果上天赐给我们紫色瞳孔,那她和我就是一对『爱子』了。」
「——」
一对……伊娃原本想跟着复诵,喉咙深处却忽然渴了起来。呼吸瞬间停住了。
「你见到……那个『莉卡』了吗?」
「当然见到了,在费儿杜尔归还遗书的好几年之前,我就见到了她,然后她死了。而我拿到遗书之后,她的坟墓被人挖了开来。」
「坟墓被挖开?为什么!是谁这么过分——」
「是艾洛士•杰伊。」
米歇尔打断伊娃如此回答,然后缓缓迈出步伐,脚步声朝窗边接近,伊娃却动弹不得。
「杰伊他……到底是为什么?」
「正确来说,其实是受艾洛士•杰伊指使的人做的。那个奇特的人物是岚帝的侄子,虽然没有身为赛西利亚人象征的紫色瞳孔,也不知道传承之歌,却想继承岚帝的理想,指挥着一个名为『常春之国』的地下组织。我对他来说很碍眼,但他应该是觉得只要好好利用,我也可以成为他的棋子吧。」
「所以你才会收集我们这对『爱子』?」
「没错,所以我才会继承遗产,换了社交界的名字。这么做是为了找出用来当饵的『爱子』,夺回我另一半的遗体。」
蹬蹬的脚步声在椅子旁停下。
在窗外射进的阳光下,米歇尔正面直盯着伊娃,然后当场弯下膝盖,拉起伊娃的左手。
「伊娃洁莉•玛格丽特,你愿意为我而唱吗?我的目的达成后,对于我这个没能保护另一半的可恨之人,你愿意唱歌赐我一死吗?」
冬季的阳光映照着带灰的绿色眼眸。他的眼神凝视着眼前的伊娃,但伊娃明白他真正注视的其实并非自己。
这个谜团现在全部解开了。沉眠于米歇尔心头的永恒寒冬,正是他的另一半。
「出去!」
伊娃手一挥,将天鹅绒窗帘缠在自己身上,遮住了自己。
「出去!现在马上!」
「公主。」
「我绝对不会为了你而唱!出去!马上离开这个房间!」
「哎呀哎呀,你还真爱发脾气。冷静一点嘛,公主。要拒绝的话,说一次就够了。」
「既然这样!」
那就亲我,堵住我的嘴不就好了!
伊娃正想如此大喊,但说出口前便停住了。她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居然差点喊出这种话。
此刻,她已经完全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了。
「……出去!」
伊娃将脸埋进天鹅绒窗帘,一面哀号似地大喊。
米歇尔不发一语起身,然后叹了口气,从那扇镜子密门离开房间。脚步声从门外逐渐远去。
直到完全听不见脚步声,伊娃便直接坐在窗边。
身体的颤抖并未停止。
心头剧烈跳动,胸口好疼。
从前,伊娃曾被以前的未婚夫以吻打断自己的话。
如果自己对他的感情是友情,而他对自己的感情是爱情的话。
「我……」
爱上了最后只会让自己失恋的对象。
而且对方偏偏是米歇尔。
偏偏是他。
真不敢相信。尽管她如此喃喃自语,胸口却又热又苦闷,教她不得不相信。
那连眼泪都要为此焦干的疼痛,令伊娃颤抖着蹲坐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