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少女文库
  3. 卡莲坂高中可爱广播社
  4. 第四卷 反校长宣言
  5. V 爱智琉
  6. 繁体版

V 爱智琉
2017-06-24 00:43:32

		

叽—学生咨询室房间关上了声音,显得格外刺耳响亮,不是到校长室让我有些意外,但一想到这里不是校长的势力范围,确实让我的心情放松不少。
「请坐。」
听见对方的催促,我默默摇了摇头。
我一点也不想坐下,会跟到这里来是出于情非得已的事态,但除此之外,我不想听从校长的任何指令。
对此,片平校长难掩错愕地像个外国人一样,夸张地摊开双手。
「你还真是固执啊。」
「……我倒觉得这样算普通。」
「普通的学生不会对我揭竿起义吧,潮崎同学。」
「………………」
什么啊!倒是你应该要察觉到,自己一直在煽动普通的学生吧!不过我当然不能这么说,于是沉默地略过这个话题。
毕竟我还有很多其他想说的话,要是针对每个小细节一一提出反驳,一定没完没了的吧……大概。
「真是的……你这么顽固又鲁莽冒失,真让人头疼。直到中途时你的行动都还在我的预料范围之内,帮了我不少忙,这次欲在我的预想之外。」
「咦?」
校长自顾自地迅速就坐,双肘支在会议用的长桌上,交叉著双手指尖,看来像个外国的侦探。
不过我不太懂他在说什么……预料范围之内,预想之外这些字我还能明白,但是帮了他不少忙?什么忙?
「今天这件事若是被媒体报道出来,社会大众的矛头将会全部指向我,我可就成了坏人及输家。那绝对不行。」
「喔……」
「在我的计划当中,接着本该是我开始展开谅解你们的一面,促使双方和解,充分显现出我身为优秀倾听者的宽大心胸,再度成为社会大众的话题……如今欲都成了泡影,你能了解我的心情吗?」
「咦咦?」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阿徹当时说的莫名奇妙的感觉。真的是很莫名奇妙。
而且他的态度—刚才明明还非常生气,欲又突然变成了笑脸,真是奇怪。甚至来到这里后还是面带微笑,到底有什么含意啊?
就如同阿徹所说的,我和这个人明明是敌对关系啊。
「我完全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能请您说明得浅而易懂一点吗?」
「喔?看来你的理解能力也不是很好呢。还是说有问题是耳朵吗?」
校长仿效我刚才的说词,一听就知道他绝对是在记恨,接着发出听哑的笑声。
对一个比我年长的人说他理解能力不好的我确实有不对之处啦!但是一个会回骂学生的教育者也不太对吧!
「……我想是理解能力吧,所以就算读书再认真也是在E班。」
「原来如此。」
校长又咯咯笑了一声。
我又不是为了讲这件事才来这里……在心里咕噜的同时,我还是规规矩矩地等对方笑完。不过也是因为我不知道对方在干嘛,所以也无法回应啦。
滴答、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逝去,真不知是哪里好笑了,校长还在笑。
对了……我好像把小寻留在校园里了。她现在该不会吓得惊慌失措,非常担心我吧?希望是没有。毕竟我老是让小寻替我操心,所以我想尽可能别做一些会让她担心的事……但常常事与愿违。
由于校长迟迟不止笑意,我便开始偷偷在脑海中思考这些事。忽然,笑声停了下来。
我再次看向眼前那双充满霸气的眼眸。片平校长也一样回望我的双眼。
之前……我还满喜欢这双眼睛的。虽然小寻觉得看来很冷淡,所以有些害怕,但我就是欣赏那份让人感到可怕的魄力。然而我现在欲没有任何感想,不喜欢,也不害怕。只是像小寻说过的……觉得看来有些冰冷。
「潮崎同学,你刚才说过……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大出风头,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因为这种事而变得声名大噪,我才不觉得高兴。」
如果是可爱广播社的广播内容受到热烈回响而变得声名远播,我就会很开心。但若是基于「挺身反抗人称非凡领袖校长」这种原因而出名,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那和我身上主持人的实力毫无关系嘛。
这时片平校长露出了些古怪的表情。唔嗯,也不是古怪,应该是一脸不可思议,彷佛他遇到了一个语言不通的外国人。
「也就是说,你们只是单纯为了回恢以往的校园生活?」
「没错。」
「但是你们不久后都将被退学吧。换言之,就算你们再怎么竭尽全力,也几乎得不到任何好处。但你们欲还是像群拼命三郞一样往前猛冲……我只能说这真是毫无意义。」
「………………」
我的心头不禁冷了下来,用一种非常可疑的眼神盯着他。
因为我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说啊。
好处是指什么啊?在我看来,他那种想法本身才是最莫名奇妙的吧?而且没有好处就等于没有意义?他的意思是指一切事物都要以得失来衡量吗?他才是最奇怪的人吧!
「……说实在的,我不太能明白校长在说什么……我想不是理解能力不好的问题,可能是我们的价值观差太多了。」
「喔?」
「就算不能获得利益,人还是会竭尽所能去做许多事。看到将被退学的我们还这么努力的模样,让你觉得很奇怪吗?但是,我们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社团活动,也为了自己喜欢的学校,想努力守住传统,这些事应该很稀松平常吧。」
「我很难理解你是根据哪一点断言那很稀松平常,但至少在我的判断基准中,你们的所作所为可谓极端反常。」
「……喔。」
「潮崎同学,这个世上的人啊,只区分成两大类。」
「两大类……?」
片平校长缓缓站起身,绕过巨大的会议用长桌朝我走近。
「没错。其中一类,就是具有利用价值的人。」
「——啊?」
「而另一类……」
校长就站在我触手可及的位置上,与我对峙。只见他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深沉。
「就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
「……你能明白的吧?」
「………………」
谁啊——!帮我带个可以翻译片平式语言的人过来——!
这个念头非常突兀地迅速掠过我的脑海。但这并不是表示我还有多余心思想其他事,而是我的脑袋在听见对方过于怪异的想法之后,开始逃避现实。
我不想让对方以为我在胆怯害怕,所以狠狠瞪向身高远比我高出许多的片平校长,用力说道:
「完全不明白。」
我决定先否定校长的话。校长脸上依然挂着一种古怪的笑容,眼神欲一如往常冰冷,阿撤先前会说他很奇怪,诡异或不对劲,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若是在这个时候认输,将有辱我潮崎爱智琉的名声。有时候女孩子也得拿出胆量来吧?
「什么有利用价值还是没有利用价值,人不只有这两种吧?你只用这一点区分全部的人吗?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那样是不对的吧!以一般观点来看的话,你那样才不正常吧!」
「……你在说什么啊,以一般观点来看我话我才不正常?觉得我不正常的这件事本身才是不正常的吧。
什么想恢复以往自由与信赖的传统,这么做真的有意义吗?难道你想说那种东西才是这所学校的价值所在?太愚惷了!」
校长极为不屑地说道。我不满地鼓起双颊后,片平校长面露同情地看着我又说:
「你想想看吧。要是先前卡莲坂高中没有发生那起重大意外的话,也不值得我来这里就任啊!」
「——啊?」
什么?他说了啥?刚才这个人说了什么?就任的价值?
「我不太懂……您的意思。什么叫没有发生那起意外的话?不对,校长你说的那个价值,到底又是指什么!?」
这一切也太奇怪了吧!?他的思考方式太奇怪了!简直是莫名奇妙!
听见他那种令人难以接受的说法,我咬紧下唇。片平校长欲是发出了低哑的笑声,俯视着我断然说道:
「都说这么白了你还不明白……果然,真的不是理解能力的问题,是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种类的人了。
好吧,你听好了!一切都是为了我啊!所有的利用价值都是为了让我这个世界的焦点集中在我身上啊!!」
「……什……!」
等等,什么,拜托,谁啊!谁来帮我翻译他说的话!这个人的脑筋绝对有问题!什么为了集中别人的焦点,简直让人无言以及!?
「除此之外的价值都毫无意义!
发生了那声空前绝后的大事故后,这所学校才有了利用价值,我才会来到这里啊!适合站在这个最佳完美舞台上的教育者,全国里除了我还有谁呢?然后我将再次让这所学校摇身一变成为升学高中!怎么样,很美妙吧!媒体与社会大众的目光全都一直集中在我身上啊!」
「……呃,那个……」
「这真是极致的快感!极致的幸福啊!我告诉你,这才是活在人世间的最大快乐泉源。但是让人哀伤的是,这个社会欲是如此地容易厌倦、容易热情冷却,又多么容易变心呀。若是不常常提供话题,一旦社会上发生其他事件时,人们便会轻而易举地忘却……我的存在啊!!」
「………………」
眼前的校长十分诡异,不仅夸张地摆着姿势,又激动地说个不停,我只能在一旁哑口无言。总觉得我在看一具既华丽又超乎现实的独角戏………一种微冷寒意不断窜上心头,我的掌心中不知不觉间冒出冷汗。
「然而上天并没有遗弃我!悲剧般的学校……欲早已食古不化的这个舞台,上天仍赐给了我足以颠覆传统的棋子!一切都如我所愿地进行……随着棋子的每一步移动,这个社会就会更加同情我,站在我这一边,然后在我的鼓舞之下,学生都会紧紧跟随着我!只要接二连三地引起事件,媒体与社会大众就会一直注视着我,不过只是一味引发类似事件的话,果然会让人感到厌倦吧——这个时候,就是你们啊。」
「……咦……」
「可爱广播社!不正好又是一个具有利用价值的棋子嘛吗!简直就是为了我而存在的啊!」
「…………」
一滴冷汗躺下了我的背脊。
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啊。动作越来越激动。而且……那双即使在笑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流露出感情的冰冷眼眸,现在却带着热情闪闪发光。说话的音量也不断拉高,这个人真的和那个人称非凡领袖的冷静校长是同一个人吗?真的吗?
其实当然仍是同一个人,但校长的转变实在太过巨大而又异常,甚至让我产生这种想法。来到这里之后,知道现在我在注意到我面对的对手有多么不正常。我不由得屏住气息,嘴巴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十分干渴。
「实力、影响力、执行力,不管哪一点都堪称无懈可击,而且天真坦率容易驾驭。当我亲切以对待时就会乖巧柔顺地接近我,当被我一把推开时又会马上反目成仇!说句实在话,我先前还在烦恼该怎么让你们恨我呢……想不到在没过多久,你们就主动交了白卷!多亏如此,我毫不费力地就能对你们处以退学。啊啊,现在得跟你们道声谢才行呀。潮崎同学,我要谢谢你们。」
「……啊?」
「接下来是反校长活动啊!反校长!看到你们开始在媒体记者面前大肆表演时,我不禁在内心为你们大声喝彩,实在是前所未见的优秀棋子啊!多亏如此,连日来媒体都一直在报道我的事情。最后我打算在你们苟延残喘力气用尽时……戏剧性地华丽登场,提出来和解来拯救你们啊!」
这时候校长赫然定住,仿佛电池的电力耗尽,像个即将毁坏的人偶般缓缓的转过头来,我甚至有种听到唧唧——转动声的错觉。
「——说到你啊,真是让我伤透脑筋呢。」
原本熠熠生辉的热切双眼,忽然结冰似的冷冷瞪着我,紧接着是一阵低沉暗哑的亲柔嗓音。听见那句话时,我得背脊窜起一股寒意。
「竟然在最后的最后背叛我……我不可能原谅你的喔,潮崎同学。」
事到如今,我才在心中咒骂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的自己——
滴答,滴答,滴答——只有秒针的规律声响在室内回荡。
片平校长轻轻朝我抬起右手,但并没有触碰到我的身躯,距离却是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气息。他的右手一路沿着我的左掌、手臂,再到肩膀,往脖子探来。
「噫!!」
得想点办法才行——于是我突然出声说话。虽然不明白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做出这种举动,但如果乖乖站在原地,就只能任人宰割而已。
「您刚才说的接二连三地引起事件是怎么一回事!那是什么意思……!」
「………………」
校长用力眨了眨眼,放下探向我头顶的右手,露出了莫名陶醉的眼神微笑说道:
「哎呀,你还不明白吗?这所学校里实在是发生太多事了吧?」
「……咦……」
「啊啊,只不过巴士事故确实是个意外,袭击七尾同学的那个时间……犯人也不是我。」
「您的意思是……」
他的意思是,其他事件全是校长自己引起的吗?怎么可能……可是……
「那,旧校舍的玻璃也是……」
「是啊。要独自一个人打破那些玻璃真是相当累人呢,不过很值得喔。」
「破坏广播室的人也是……」
「那时候我正好在想,差不多噶制造一个更大的话题出来才行吧。啊啊,最然对你们很不好意思,但你们后来也拿出了扩音器在进行广播嘛,应该不成问题吧。」
「很、很多的恐吓信又是……」
「我真的有收到啊。不过当中也有伪造的。」
「校长不是还受了伤,变得消瘦憔悴……」
「我演的非常逼真吧?多亏了那时候那种程度的话题,媒体群又对我起了兴趣啊。」
下意识握紧的两个拳头开始剧烈颤抖。
因为、因为、因为!只是在搞什么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事,这么愚蠢的老师。这么愚蠢的自私行为啊!!
「……你这个人!」
「怎么啦?」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要做出那种扰乱他人生活的行为……!!还破坏了广播室!不仅是我们,又把小寻退学!为什么!?」
「……为什么?」
对方摆出一副打从心底感到讶异的神情看着我,若无其事的果断宣告:
「我从刚刚开始就已经跟你说明过理由了吧?一切都是为了我啊。」
「——————」
我因错愕而张开的嘴巴完全合不起来,但现在也没心思去管这件事。因为片平校长正一脸趣味盎然的望着呆站在原地的我,呢喃说道:
「那么……既然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该再一次的发挥你的利用价值了吧,潮崎同学。」
校长的语调仿佛在唱歌,右手有何刚才一样循着我的左臂往上移动,等到来到脖子前方后,便用大拇指指尖莫名温柔的摩挲了数次若是男生该称为喉结的部位。
「好细的脖子。」
那道嗓音再次让我的全身打了个哆嗦。我想逃跑,双脚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那么,至少要、要说点什么才行。像刚才一样用说话来拖延时间。
「你……你要做什么……」
勉强挤出喉咙的话声显得非常尖锐,但还是成功地吸引住了对方的注意力。片平校长微微眯起单眼笑着。
「是啊……你不觉得杀人犯这个名讳,更能流传千古吗?」
「……啊、啊……」
什么杀了我千古流传这种话请你别看玩笑了话说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啊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对小寻也是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啊而且我的蒙布朗也还放在冰箱里面没有吃掉其他也有很多问题想逼问阿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我不想死救命啊住手救命啊住手住手救命啊妈妈!!
——瞬间,所有思绪一股脑地涌进脑袋里打转。这时候对方的手已经贴在我的颈项上,我得膝盖开始擅自剧烈地发起抖来,眼眶也溢出泪水。
「非凡领袖教育者杀害了学生!啊啊……光是想象就让人兴奋不已,社会大众将会有多么震惊啊……真叫人陶醉。」
「……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啊!我不想就这样死掉!我根本没做什么坏事啊——
「不好意思啊,潮崎同学。」
冷淡无情的话语一出,下一秒……
「——!!」
我可以感觉到对方放在脖子上的手开始施力,一股不成声的悲鸣溢至喉间,眼前不断冒出金星。
不行了。正当视野逐渐变暗,即将跌入绝望深渊时——
「片平总一郎!以杀人未遂的现行犯罪名逮捕你!!」
磅!房门被粗鲁撞开的声音,以及一道充满魄力的年轻男人话声同时响起,借着我的意识坠入黑暗之中。
原本以非凡领袖校长之名而声名大噪的片平总一郎遭到警方逮捕——自那之后已经过了数日,但这则消息任然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我想也是当然的吧……毕竟他还是众人心目中的理想老师,之前有又掀起不少话题,大家一定都很震惊啊。而且不仅仅是对于一名学生杀害未遂而受到逮捕一事,先前的事件也几乎都是他在自导自演,对于媒体而言是个相当耸动的好题材吧。
算了,毕竟他是一个那么喜欢别人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的人……搞不好本人还因此相当满足哩。啊啊,真讨厌。
至于我呢,虽然惨遭他的狼爪袭击,不过他并没有使出全力勒住我的脖子,所以住院检查一天之后就能出院了。当然,电视上完全隐瞒了校长意图杀害的对象是与他对立的我一事……不过其实其他学生们不管怎么想,也只想得到我而已。
拜托,大家千万别对校外的人说喔……这是我最近的衷心愿望。因为我不想再让更多的人操心,也不想招惹别人奇怪的目光嘛。况且现在一想到那件事,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自己也尽可能地不去回想,也不希望别人一直跑来问我。
结果那时候——我被校长带到学生资讯室后,其他人似乎相当惊慌失措。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和校长在一起的我当然会去校长室,谁知到校长室里空无一人……于是非常焦急地寻找我们的踪影。
当我在医院里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长着一双红不隆咚的大眼睛,不断啜泣的小寻特写。
「小、小爱,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竭尽全力说出这句话后,小寻就呜哇——地放声大哭,扑向躺在床上的我。看来她真的很担心我呢……一想到这件事,就连我也不禁跟着流下泪来,与她一起哭了好一会。
按照娃娃脸刑警的说法,警方早就将校长列为破坏广播室的嫌疑犯之一,但是先前那个袭击了小七后已经被逮捕的犯人,却坚决称破坏广播室的人是自己的同伴……所以调查情况变得十分混乱。
要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让校长逃掉,无法一把惩处他,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他有可能又会引发更加可怕的事件。以你警方辛苦地四处奔波想抓住决定性的证据时——刚好发生了这次的事件。
尽管在最后一刻赶上了,却因为无法尽速查出证据,找人时又花了不少时间,才会还是让我遇到了危险……所以娃娃脸刑警和一个年纪较大、长相严肃的刑警特意一同向我道歉。
嗯,不过总之这么一来,一只延续至今的事件终于能够正式落幕了——
但还是有几件事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就算再怎么想留名千古,一般会想到杀人这种方法吗?即使历史上记下了他的名字,一旦被不也就什么都办不到了吧。」
放学后,一如往常的保健室,我提出其中一个疑问后,小七率先悠哉地回答:
「……听说……就算是那样,只要能够收到众人万般的瞩目,他都会不择手段……」
「真希望他能好好慎选一下方法,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月子同学极为愤慨的接着说道,炳吾则是若有所思地呢喃:
「非凡领袖校长啊……」
「嗯?怎么啦,炳吾。」
「呃……像他那样,为了引人注目不择手段,几乎到了病态的地步,有时候算是自残,甚至是杀人都无所谓——真是个极为特殊的人,不过其实也不算非常少见啦?唔,不过程度上有所差别就是了。」
听见炳吾的回答后,我们各自交换了几个复杂的眼神。
因为……连杀人都无所谓的话,也太过残忍了吧。
「况且一旦被人杀了,生命就宣告终结了耶!真希望他别把他人的一生当作是个为了自己而存在的过客!」
我没好气的愤愤说道,炳吾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
「也就是说……那是一种欠缺了某方面情感的人格缺陷吧。不只是冷酷、没有同情心,对于他人的情感和权力更是视为无物。」
「所以校长就是那种人啰?」
「咦咦……一般来说那很危险吧?该不会之后得接受什么精神检查吧……?」
月子同学和阿徹一同扭过头,接连提出疑问。另一方面,炳吾则是轻轻耸了耸肩。
「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不是专家,也没有诊断过那种病人啊,所以无法肯定。不过就我个人看来,他好像具有那种病症的特征……
一般而言,谁也不想接近那种自私自利又冷酷无情的人吧。不过,据说那种将自身以外的存在单纯看作一种道具的人,在利用他人帮助自己的能力上也会异常优异。在他人的眼中看来,就像是拥有一种奇特的魅力,让人很快就能接受他的领导……」
「原来是这样啊。」
我应了这么一句,其他人并没有回话,只是一脸赞同的神色。
毕竟——实际上,我和阿徹一开始都很崇拜校长啊……还觉得他很帅哩。心中也产生过「跟着这个人走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念头,所以炳吾这番话我能明白。
炳吾的话声任然持续着:
「所以啊—关于这次的事件,我愈想就愈觉得……啊……呃,这种事用感觉来解释果然不太好。
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话,我之后再借书给你们看吧。与其在这里听半吊子的说明,不如自己去查,也对你们比较有帮助吧。」
于是擅自终止了话题。
我又接着丢出第二个疑问。
「那——结果袭击了小七的犯人,跟校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真的是共犯吗?不可能……明知对方是自导自演,还出手协助吧?」
「……根据警方的说法……实际上应该是毫无关系,校长只是在电视上看到除了自己以外,也有其他人在引发事件,才会单方面的认定对方是自己的同伴吧……」
小七似乎跟那个叫作志木先生的娃娃脸刑警交情不错,所以大致知道警方那边的情报。
不过,若是再仔细回想那些事件的话,真的很奇怪耶。既莫名其妙,又自以为是。既然那么想受人瞩目,凭校长那张脸蛋,用不着当教育家,去当演员或是搞笑艺人(既然无法想象)就好了吧。
算了,别提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这时我眼珠转了一圈环顾众人,最后看向当中唯一一位教职员炳吾,问道:
「……结果我们的退学怎么样啦?」
「啊。」
「啊。」
「……啊。」
「呃,唔……」
月子同学、阿徹、小七、小寻一一呆呆的应了声后……
「对啊……到底怎么样了呢?」
悠悠哉哉的讲出这句话的人正是炳吾。
「咦——大家都不知道吗?我还以为应该会有某个人知道的耶!」
「爱智琉,我们光是担心你的事,哪还有时间顾其他的啊。」
「那我去问一下吧。」
月子同学疲惫的混着叹气说道,同时炳吾也轻快的丢下这句话站起身。
什么我去问一下嘛,那不是让人很在意吗?这可是攸关我们的存活耶,可以的话当然想当面知道结果啊!于是我也起身,结果其他人都被我牵动似地集体起立。
「……你们干嘛?」
炳吾一脸讶异,我们则嚷着:「别问了快走吧。」一同簇拥着他走到教职员室。
接着炳吾上前询问教务主任。看来校长先前确实有将寄给理事长的资料托付给教务主任,然后老早前就寄出去了……大概。
「大概的意思是……?您不记得了吗……?」
炳吾惊讶的反问,好比一个娇小阿姨的教务主任面露为难之色,手指抵在嘴边说道:
「不,只是……那时候,鬼城老师跟我说他要去书店一趟,可以顺便帮我寄,所以……」
「……鬼城?」
这时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诡异的预感,不用说,我们不禁再度面面相觑。
一大群人于是又浩浩荡荡地前往国语科准备教室,鬼城老师看见我们后,扬起了格外饶富兴味的笑容,还特地到教室门口迎接我们。
「呦,各位广播社的同学们,我还在想你们差不多该来了呢。」
炳吾紧逼向前,鬼城老师则是笑嘻嘻的看着他。
月子同学不知为何一脸不悦的望着眼前的情况,问道:
「鬼城老师,听说教务主任把一个疑似是我们退学申请的资料交给了您,是真的吗?」
「是真的啊,怎么了吗?」
「还问我们怎么了吗……」
「那、那个,您……寄出去了吧……?」
月子同学满脸不快,接着换小寻客气有礼的提问。
「……毕竟攸关退学,我们也很认真看待此事,请您不要挖苦嘲弄实话实说吧……啊啊,您若是不愿意说也没关系。」
小七咕哝的说出一段话后,鬼城老师挑起单眉。
「七尾愁也,你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不想一直苦苦央求老师,让老师看我们的笑话……」
「喔—?」
啪滋啪滋,空气中似乎激起了看不见的火花。
咦——小七好像跟平常不一样,话中非常带刺耶?我环视了大家一圈,发现只有阿徹没有讶异的表情……难不成小七平常对女生说话时才会非常冷静沉稳,面对同性却是这种感觉吗?但这时难以理解的感觉多过于意外!
「志纪你也差不多一点,别老是捉弄学生。都怪你老是这副样子,才会除了我以外交不到一个朋友。」
「咦,老师没有朋友吗!?」
看着面露无奈的炳吾,我不禁脱口而出。下一秒,鬼城老师更是挑高了单眉瞪向我,莫名厌恶的说道。
「……你这一点跟你哥真像。」
什么,我和那个游手好闲邋遢懒惰的哥哥哪里像啊!我会大受打击的,请您收回那句话!
「呃……所以,也就是说……您寄了吧?」
结果,把局面拉回至原话题的人是阿徹。见到阿徹苦恼的神情,鬼城老师嫌麻烦似的走向自己的桌子。
再缓缓从抽屉中拿出一个A4大小的信封袋。
「是这个吧?」
又挥了挥纸袋。
炳吾立即大吃一惊地抬高音量。
「你……没有寄吗?」
「我寄了喔?毕竟接下它后我也有责任啊,一定会寄吧。」
「那现在你手上的那个又是什么!」
「寄出去后,又寄回来的东西。」
「什么!?为什么寄给理事长的东西会在你手上?」
「你啊……好歹也动脑筋想一下吧?想想看为什么寄给理事长的信,会出现在我这里。」
「——啊?」
收信人为理事长的资料,却是寄到了鬼城老师这里?那么……也就是说——
「鬼城老师就是理事长?」
我一说完——
「爱智琉,你啊……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吧。又不是电视剧或漫画的剧情,更何况我才不想要一个薪水给那么少又这么惹人厌的上司。」
炳吾就立刻断然说道,可是……
「不还意思喔,薪水给那么少又惹人嫌。」
「啊?」
鬼城老师臭着张脸应道,炳吾当场呆住。
至于我们呢,阿徹也和炳吾一样傻住,小七依然神情恍惚,小寻则是不知所措地露出苦笑,月子同学则是摆出了更加不满的神情。
「啊……咦?怎么回事?」
「唔,也就是说……鬼城老师就等于理事长,亦或者,是理事长代理人……」
炳吾看来脑袋一片混乱,接着小寻开口说道,另一方面月子同学也出声逼问:
「那么前来参加老师告别式的那个女人又是谁?」
对此,鬼城老师真的一脸厌烦到不行的说道:
「那是我的祖母,也就是理事长。正如优月所言,我是理事长的孙子,也是代理人。」
「正如你想的,就是我。有什么不满吗,及川?」
「~~~~~~!」
月子同学浑身猛烈打颤地狠狠瞪住鬼城老师。
啊—也是啦。的确会很生气吧,毕竟月子同学很讨厌这种事,所以我也明白她的心情,更何况对方还在这个情况下带着欠扁的笑容……
「我至今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
「难怪鬼城老师你会协助我们!还说什么想做就去做吧,对你另眼相看的我根本是个笨蛋!!」
炳吾与月子同学的怒吼声几乎同时响起,鬼城老师心烦地蹙起眉头。看着那副景象,我与小寻互相对看之后,笑了起来——
接下来是而后发生的一些小插曲。
幸好我们没有被退学。依照鬼城老师的说法,那时候挥给我们看的信封袋中,里头只放了全然没有关系的资料,所以申请书本身也从未寄出去过。
校长室里也没有找到申请书……虽然片平校长口口声声宣称要寄出申请书,但其实根本没有寄,我们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这么说来,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会被退学嘛……
之前还因为退学的事被人臭骂了一顿,不就变成白白挨骂了吗!心中多多少少抱怨了一下,但既然退学取消了当然再好不过。
我一面为能够无事复学感到开心,一面又暗暗思索这些事。片平校长……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把我们退学吧。在校长室与他对峙的时候,好像也已计划好了之后和解的局面。让我深深觉得,这个人真的很爱吓人呢。
随后学校的制度又变回以往的男女分班。老师的人数依然很少,不过据说在夏天那场意外中受了重伤的几个老师们,身体复原后近期内会再度回来任教。
因此男女生暂时还是一起上课,对我们学生来说也是一大好消息。
啊,重新装修广播室的预算好像也下来了,近期内也会修复完毕。又是一项令人期待的好消息
但是结果我们没能来得及参加广播比赛……但也许是一连串的事件使得广播社打开知名度,似乎有很多人投信要求让我们也能参加比赛!多亏如此,尽管我们没有参赛,却得了一个奇怪的奖项。奖项名称是「扩音器大SHOW创意奖」,要求我们说句感想的话……
「好吵……」
就只有这么一句。真是让人不禁失笑,但仍是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奖项。获得的奖状现在也慎重的放在保健室里头喔。
另外,似乎也会有个一年级生加入可爱广播社喔,真是可喜可贺!就是那个说我的现场广播很像在选举的一年级男生,月子同学认为他很有可能入社,现在正在积极说服中。可是听说他是篮球社的,没关系吗?
还有——我又得到了一个更加开心、更加重要的回忆。
有一天,当学校和我的身体状况都已经稳定下来时,小寻终于说出了先前一直说不出口的烦恼。
其实对于内容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阿徹太容易懂了嘛),但是看到至今一直不肯告诉我的小寻终于愿意对我敞开心房,我真的很高心。
「那个……小爱被校长带走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后悔,因为应该对你说的话……我都还没有说。」
「……嗯。」
「我很害怕让小爱知道这些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害怕……但现在说出口之后,又觉得稍微能够明白。」
「现在说出口之后?」
「嗯……我想我一定是在害怕,若是有男生介入我们之间,至今的关系都会遭到摧毁,也无法在维持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了。」
「………………」
「万一小爱还建议我跟神木同学交往,那我更是大受打击……」
「咦!我才不会把重要的小寻交给那种蹩脚男哩!」
「什么蹩脚男……小爱真过分!」
小寻咯咯地轻笑起来,声音十分悦耳好听。对方一定要是个比我坚强、强壮、聪明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我才会把小寻交出去嘛。
想得到小寻的话,就先打倒我吧!……从小时候起我就在心中这么暗暗发誓,不过小寻一定不知道。
「小爱,我啊……想了很多喔?因为七尾同学说想交往的人和想在一起的人都是同一个人,我还因此非常烦恼……」
「嗯嗯?」
想交往的人跟想在一起的人?啥米?
「我、我想和小爱在一起……可是并不是希望像情侣那样……」
「嗯。」
「我、我也有想过,我的想法是不是很奇怪……那、那个,我还试着想象了……两个人变作情侣时的相处情况喔,可是,那个……」
「又觉得怪怪的对吧。」
啊哈哈——我尽可能的轻笑带过,小寻于是松了口气露出微笑,继续说道:
「对啊……而且,对于我想像了那种事这一点,我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昂也对我说过,想说的话得趁对方还能听见时说出来才行。」
「………………」
「就算以后两个人各自有了男朋友或是结了婚,小爱也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想尽可能和你在一起……」
「……小寻。」
当片平校长的手勒住我的脖子时,我也有想过还有好多话想对小寻说喔。真的是好多好多呢。
——所以。
「困难的是……我也不太明白。不过呢,小寻。」
「嗯……?」
「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喔。就算别人说我们的友情很奇怪,但这种事也轮不到他人说长论短啊。」
「嗯……」
「我最想在一起的人也是小寻喔。因为小寻很重要嘛。」
「……嗯……」
「我还不能把你交给臭男生们。一起走下去吧!」
「……嗯小爱,嗯……」
这时候小寻的眼泪落了下来。我摸了摸她柔软的发丝,内心暗暗想着:
其实关于对友情和爱情,根本没有必要特地割分出界限吧。重要的事物依然重要,重要的人依然重要,这就好了吧。
啊,不过,总之……
「下次我要先跟阿徹说一声,想得到小寻的话,就来完全掳走她的心试试看啊!」
我可是认真的喔。
不知为何小寻低嚷了声「小爱真是的」,又含着泪水露出微笑——
「啊——啊——啊——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和尚端汤上塔,塔滑汤洒汤烫塔。」
很好,喉咙状况极佳。
崭新的麦克风、崭新的播音室,室内满是崭新的事物,充满了好闻的气味?
「爱智琉,时间差不多了喔。六十秒后正式开始,再过二十秒后开始说话。」
「是是,了解!」
「……潮崎,不好意思快开始了,但再说一句话吧,声音的调整……」
「小七的内裤是粉红色!」
「……谢谢,顺带一提,今天的内裤不是粉红色喔。」
「你说什么——」
「开始十秒前,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在厚玻璃墙的另一边,月子同学倒数完了后比了个手势。
看见后,阿徹开始操作电脑,小七也戴上耳机仔细聆听,还有——
小爱加油!
小寻动了动嘴唇,笑着朝我轻轻挥手。
可爱广播社复活的第一天。
调整好呼吸后,我扬起灿烂的笑脸。
「大家——好久不见——!让各位久等了!可爱广播社的潮崎爱智琉在此复活!
大家心目中的偶像终于又回来了喔!嗯?是谁在那边不屑的说根本没有在等我啊!只要听了这个广播,你那颗不够坦率的心一定也会敞开心房喔!提起精神来让我们往前冲吧!
那么首先为了提振大家的精神,在这里献上一首轻快的歌曲吧!这首歌是由新闻社的梨恋同学所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