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少女文库
  3. 卡莲坂高中可爱广播社
  4. 第一卷
  5. Ⅰ 美寻
  6. 繁体版

Ⅰ 美寻
2017-06-24 00:43:32

		

Ⅰ美寻
小爱好酷,这是当然的。
因为她是我的小爱嘛。
小爱宛如英雄一般,在幼儿园时拯救了被同样是桃班的男孩子欺负的我。当时,小爱抢走男孩子手中的毛毛虫,并且丢入对方背后的衣服里,反过来替我教训了他一顿。
小爱就是像这样,从幼儿园时开始便是我最重要、最值得依赖,而且又帅气的好朋友。
可是每当我这么说时,小爱总是会先愣一下,接着露出腼腆的笑容说:
「小寻妳真是的,不是要妳别再提那些陈年往事了吗?」
话虽如此,不过对我而言,那些陈年往事是非常珍贵的回忆。
我小时候既畏缩又怕生,所以很讨厌上幼儿园,不但经常被男孩子欺负,也没有其它朋友,因为……我不是那种一看到大家在嬉闹就会积极加入的小孩。
虽然帮助了胆小的我、一直以来都陪我一起玩耍的小爱和我一样是女孩子……不对,正因为我们都是女孩子,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我的偶像。
事实上,我也一直渴望着有一天能变得和小爱一样出色……但是如今已经升上高二的我,还是没能追上小爱。
直到现在,小爱仍然是聚集全校焦点的开心果……
『好的,接下来是上回大受好评的邱比特☆爱智琉的恋爱咨询时间!虽然我知道自己不是当邱比特的料,不过这样的单元名称好像比较浅显易懂。』
小爱夹杂着轻笑的开朗声音,在午休时间的校园内回响。
就像有些学校以棒球社闻名一样,我们的高中以小爱参加的广播社最具知名度。这个社团甚至受欢迎到连入社都要举办甄选会,并以少数精锐制自豪,之所以能将人气延烧至今,都要归功于负责校内播报的主持人小爱。
『不管是没有勇气向喜欢的人告白的人,或是想抱着必死决心大方告白的人!都由我潮崎爱智琉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吧!虽然我能帮得忙不多,不过一定会加油的!这个新单元就是因此而推出的喔。』
广播社的主持人代代非女生莫属。
除了这所学校的前身是女子高中之外,其别名「可爱广播社」也是原因之一。
由于本校的广播社有年年获得全国大赛奖项的实力,所以不光是声音上的演出,就连公开录音亮相的机会也不在少数……再加上历代主持人个个都是美女,学校又叫做卡莲坂高中(注1)于是广播社被冠上了「可爱」两个字。
在小爱之前的主持人南学姊也是一位沉静的气质美女,支持者甚至遍及校外。而我的小爱当然也很沉稳……这么说好像不太对。总之,她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和活泼开朗的笑脸,看起来非常可爱。
尽管小爱和南学姊的类型完全不同,但我认为她是很符合可爱广播社形象的主持人。
『那么,紧接着来介缙今天勇气可嘉的挑战者吧!他就是从入学起一直单相思到现在、整整暗恋了二年级女生一年、同样是二年级的田村同学!首先请你好好地表达对女方的爱意!』
每当上学时间、放学时间,以及午休时间,小爱都彷佛是广播电台般,不断企划各种单元并且为大家播送节目。
我们县内的广播电台会每两周一次播出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广播社节目,所以小爱于午休时间的广播节目也深受附近居民欢迎,小爱的声音无论何时都充满了活力,她不管是在校内或是校外,都是众人心目中的开心果。
这样的小爱让身为好友的我既骄傲又尊敬,我也打从心底希望自己能够拥有那种勇往直前的积极个性。
光想是没用的……这个道理我也不是不懂……我只是觉得……如果人可以轻易改变自己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
算了,我的事情不重要。
「小·寻~~☆」
刚才只能透过扩音器听到的声音,现在正从教室入口处呼唤着我,于是我开心地绽放笑容,不自觉地朝那里挥手。
转过身去看向门口,刚结束广播工作的小爱果然正笑容满面地对我挥着手。
「我好饿喔~~还有还有,刚才报名恋爱咨询的田村同学说他放学后要立刻试着去约对方呢!」
小爱一面转身坐在我前面的座位上,一面笑着说道。
小爱在第五节课上课的十五分钟前结束广播,然后直接回到我等候的教室,我们中午总是习惯一起吃午餐。
「听说那个女生也喜欢田村同学,所以我认为绝对会成功……就算不是我自己的事,不过看到他们进展得越来越顺利,我也觉得很高兴,有办这个单元真是太好了~」
小爱虽然一直在讲话,但是吃饭的速度还是很快,不过她一定会把食物吞下后才开口。
小爱一面将我们喜欢的面包店的牛奶面包撕成小块,一面利用谈话的空档解决掉。
多吃、多说、多笑,这就是小爱。
※注1:日文中可爱(可怜かれんkaren)的发音同卡莲(カしンkaren)。
「……小爱,对方也喜欢田村同学这件事,是妳听本人说的吗?」
和小爱相较之下,我的回答则慢了半拍……因为我不善于计算何时该吃、何时该说话。
小爱接着摇了摇用圆点花样发箍固定好的俏丽短发,然后对我露出微笑。
「对方是月子同学的朋友,而且听说她曾经找月子同学商量过田村同学的事。」
「………………」
「所以,情报就是从那里来的。」
「……唔,嗯。」
「不必回答得那么拼命,先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再说。小寻,妳好可爱喔,呵呵呵。」
由于小爱笑得很天真,所以我也只能含糊地苦笑。
因为最了解我这种……笨手笨脚个性的人就是小爱……所以我没有必要在她面前逞强,尽管如此,对于渴望能早日变坚强的我而言,每天的努力依旧不可或缺。
顺道一提,月子同学是广播社中担任类似经理工作的幕后人员,她虽然和我们同样都是二年级学生,但是眼镜闪闪发光、不时发出贼笑的模样,让人不禁想叫她月子同学以保持距离,也因此,除了少数几名学生外,大部分的人都称呼她为月子同学。
「……恋爱咨询单元以后还会继续做吗?」
我设法把口中的东西咽下去之后问道,而喝完纸盒装红茶的小爱先是「嗯~~」地应了一声,然后单手托着腮帮子回答:
「只要有人想报名参加的话,就会继续办下去吧……我们学校不是分成女子大楼和男子大楼吗?因为校舍不同,所以有些学生或许会产生疏离感……既然我能帮得上忙,当然很乐意去做啰。」
小爱露出有点严肃的表情继续述说。
在一旁聆听的我不自觉地把视线移向窗户的对面,并且凝视着隔壁校舍。
拥有百年历史的瓦造女子大楼,和现代化的混凝土制男子大楼形成了强烈对比。
我们学校直到十年前还是女子高中,因此尽管社团活动或学校例行活动没有男女之分,不过大概是现在还对女校时光念念不忘吧,不但上课时依旧会区分男女班,而且平时也禁止女生到新校舍或男生到旧校舍。
「……校舍不同是一大障碍呀……我似乎可以理解……」
我不禁喃喃低语,双手托着脸颊的小爱随即抬起头对我眨着眼睛。
「咦?」
「因为……除非参加社团活动……否则平常男女生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不是吗?」
「嗯,也是啦……」
「所以我认为对那些乖乖牌的学生来说……光是校舍不同,就会有许多地方非常不方便。」
「……小寻,妳有喜欢的人吗?」
「咦!?」
我因此吓了一大跳,这次轮到我的眼睛眨个不停,反观小爱则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
「因为,妳说得好像有的样子嘛。」
「不对,妳搞错了!我才没有!」
「哎呀,妳不必害羞啦。」
「我才不是害羞!真的没有嘛!小爱,妳好讨厌喔。」
脸颊好烫,现在的我一定满脸通红。
可是小爱却毫无愧疚之意,居然还笑着追问:「真的吗?」
我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就算有也会第一个找小爱商量。
明明知道还故意开这种玩笑,小爱有时候还满爱捉弄人的。
「好啦好啦。小寻,如果妳有心仪的对象,我们广播社非常乐意做妳的邱比特喔!」
「我没有!」
「就跟妳说别害羞了。」
「小爱~~!」
「呵呵,小寻,妳的脸好红。」
「小爱!!」
「……潮崎、优月,感情融洽固然好,不过上课钟声已经响了哦。」
正当我打算进一步否认时,耳边传来了年长男老师不急不徐的提醒。
我们不禁对看一眼,然后我急忙拿出课本,小爱则转向前方坐正,分别坐在前后座就是有这种好处。
基本上,我们学校的老师并不会干涉学生的行为,除了崇尚「自由与信赖」的校风外,还有……
「……对了,潮崎,妳知道之前的小考谁是全年级的最后一名吗?」
「老、老师为什么刻意问我呢……?」
「妳说呢?」
「等一下,老师,你干嘛要针对我啦~~!」
「应该说『您为什么要针对我』吧?这位广播社的同学,说话要礼貌一点。」
「那老师,您为什么要针对我?」
「妳到底在急什么?是不是有过什么切身之痛?」
「唔!」
小爱终于无言以对,全班立刻发出一阵窃笑——在这里,老师们不像其它学校那么爱干涉学生,大概是觉得先放任学生为所欲为,之后再观察我们的反应很有趣吧,毕竟大部分的学生都还算守规炬。
这个老师也用布满皱纹的脸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这就是幸灾乐祸的证据。老师先是用那种表情看了小爱,接着环视全班。
「那么,我现在把上次小考的考卷发还给大家,像潮崎一样有切身之痛的人最好趁这个机会反省一下,叫到名字的人来前面拿考卷。」
教室内随即引起一阵骚动,这是任何一间学校的学生都会有的反应,在大家吵闹的同时,考卷已经陆续发下来。
当老师把考卷递还给我时,不忘悄悄地对我笑着轻声说了一句「妳很用功喔」……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响应,只能含糊地以微笑带过。
至于小爱则在拿到考卷、返回座位后,立刻转过身来哀愁地看着我。
「……小寻……」
并且用可怜兮兮的声音呼唤我。
唉~~该怎么形容她的表情呢……大概是考得很糟吧。小爱见到我缩缩肩膀透露出这样的想法,脸色也越发悲惨。
「小寻,怎么办……?」
「真的……有那么糟吗?」
「不是糟不糟的问题……只是这种分数实在无法拿去见父母……」
「呃……」
「小寻,那妳考得怎样?」
「咦?」
瞬间僵住的我和贼笑的小爱,到底谁的动作比较快呢?笨手笨脚的我根本无法和运动神经也很优秀的小爱相提并论。
「啊——!」
就在我大叫的剎那间,考卷已经落到小爱的手中,我真是、真是……
「………………」
「………………」
「………………………」
小爱将她又圆又大的明眸睁得更大并凝视着我的考卷,眼神专注到似乎要把考卷穿了一个洞,被她这么一看,连我都吓了一跳……
「……小、小爱……?」
我战战兢兢的声音仿佛暗号一般,小爱听到后立刻沮丧地垂下肩膀。
「呜……小寻,我和妳之间,隔了一道相差八十五分的高墙……」
「………………」
小爱真是的,妳这样不是等于把自己的分数说出来了吗……
「小寻,妳的头脑真好。」
「没有这回事……」
小爱的口气听起来充满敬佩,毫无一丝妒意。接着,她露出有点腼腆的笑容,一面把考卷递给我一面继续说:
「到了期末考前夕,妳可以再借我笔记吗?」
除了含糊的笑容之外,我依旧没有其它反应……我的优点想必就是……用功读书之类的吧,而且这种莫名的自卑感,也是我唯一无法对小爱坦承的秘密。
「………………」
小爱瞬间严肃地注视着我,然后耸耸肩,把手伸向我的头。
「小寻的头发好软喔~~~摸起来好舒服。」
小爱边笑边抚摸我的头。
我的发质比较像轻柔的猫毛,发型虽然和小爱相似,却和她俏丽的头发有着天壤之别。或许是触感完全不同吧,小爱偶尔会像这样抚摸我的头,而且前一刻的严肃神情就像是准备摸我头的暗号,我也不太清楚她为何会露出这种表情。
总而言之,小爱的手和笑脸一定在不知不觉中……拯救了因为考试分数的差异而有一点点沮丧的我。
唉~~所以我才觉得……自己根本敌不过小爱。
——放学后。
我来到了位于旧校舍和新校舍之间,共同校舍一楼角落的小房间里。
这里是广播社的社团办公室,也当作广播室使用,空间虽然小,但是仍然有大约四坪左右的面积。房间从正中央隔开,分成里外两个部分。顺便一提,里侧的空间是放置广播器材和麦克风的广播室,外面则设有收音器材或编辑用器材,还放了座谈用桌椅等。如果说这里就是类似经常在电视或电影中看到的……电台录音室的缩小版或许会比较好懂。
而且,在放学后的两个小时之间,广播社会以不妨碍他人的音量播放背景音乐,曲目视当天而定,不过每天的共同点就是,小爱一定会在最后发表简短的感想。
因此,还没有发表感想之前,小爱绝对不会离开学校回家。
我虽然不是广播社的一员,但是由于没有参加其它社团活动,所以只有在放学后会和广播社的社员一起待在社办。待在这里除了比自己一个人回家快乐多了之外……还有个原因是,我和小爱从幼儿园起便一同上下学,所以要是现在忽然自己跑回家,对我和小爱来说都很别扭。
「……我并不是担心你们的做法或技术。」
适合用稳重来形容的平静优美声调,在广播室靠外侧的房间里静静地流泄,虽然今天的曲子似乎是最近的电影配乐,不过她那既优雅又带点威严的嗓音连乐曲都无法匹敌,这么说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所以呢……要是这些技术没有学弟妹接班,就太教人遗憾了。」
她那沉着优雅的说话方式,在比赛中被人评为天生的女王,这位和声音同等美丽且个性沉稳的人,正是前任主持人——南学姊。
其实在暑假即将到来的这个时期,三年级学生早就该从广播社毕业了……
「呃……可是之、之前举办甄选会时,我们也没有找到『啊,就是她』这种感觉的适当人选……」
小爱回答得语无伦次,她当初就是因为憧憬南学姊才加入广播社的,所以在南学姊面前始终很紧张。
「是啊,而且……我们也觉得……学弟妹们好像不是很积极……」
以和小爱一样不自然的口吻接下去说话的,是负责播音设备的榊木彻同学。
看样子,畏惧南学姊的好像不只小爱一人。
证据之一就是,他那因为戴上被视为注册商标的帽子而显得特别高的背影,现在正无助地垂下肩膀。但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因为只要是男生,一旦被宛如电影中英明又美丽的女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想必谁都会紧张吧。
接着,南学姊把充满女人味的细长眼睛转向其它两位社员。
「……爱智琉和彻的意见我已经了解了。月子、愁也,你们的看法如何?」
「我认为这种时候更应该主动挖掘新人,光是等待人才是不会自己上门的。」
她用指尖将细框眼镜往上推了一下,清楚地表达自己的主张,嘴边还露出她特有的嘲讽笑容,这个丝毫不畏惧南学姊的女孩……就是传说中的月子同学。月子同学的姓氏明明是及川,然而大家不知为何都直呼她为月子同学,办事牢靠的她类似广播社的执行长。
然后还有一个男同学,校内似真似假地流传着从来没见过他笑……他笑起来明明比任何一位偶像明星还可爱,所以女生们在私底下都对他有些失望。他虽然长得非常清秀,但是表情却几乎不带情感,总是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声音平淡而缺乏抑扬顿挫。只见他将头歪向左边说道:
「……我赞成小月的意见……」
这位回答得兴趣缺缺的男同学就是广播社最后一名成员——负责音控的七尾愁也同学。
也就是说,自从以南学姊为首的三年级学生引退后,目前广播社的成员只剩下四个人。虽然广播社号称只收少数精锐……不过到了明年小爱他们也会退社,也难怪南学姊会认为必须趁现在培育后辈。
「是吗?既然如此……你们全员都会好好培育学弟妹吧?我可以这么想吗?」
为求慎重起见,南学姊缓缓地环视四人。
小爱频频点头,榊木同学大力点了一次头,月子同学倒是轻轻点了一下,七尾同学则微微缩了缩下巴;南学姊看到大家的响应后,嘴边终于浮现出一抹微笑。
「很好……这下我就放心了。虽然我认为你们一定没问题,不过原本还是有一点担心。」
小爱一伙人这才放心地放松肩膀,一直屏气凝神的我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南学姊看见我的反应,转而露出有点抱歉的笑脸。
「对不起,小寻,妳一定很紧张吧……」
「不!我……我不要紧。」
「是吗?虽然我也觉得当着妳的面谈论这种话题不太好,可是……我接下来将有一段时间不会出现在大家面前……」
「啊、呃,我真的不要紧。我虽然不是这个社团的人……不过是我自己决定要待在这里的,所以请别介意。」
「听到妳这么说,我觉得放心多了,谢谢。」
南学姊又再度露出微笑。
虽然我和南学姊都是女生,不过一看到她那美丽的笑脸,我还是免不了怦然心动。
南学姊的笑容让许多女孩子为之心动,即使是小爱也不例外。这并不奇怪,由此可以看出南学姊有多漂亮,没想到女孩子对于美丽的同性还满……不对,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我有空会再过来看看的。」南学姊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开广播室,小爱一面从窗户目送那有如模特儿般的窈窕背影,一面黯然地发出叹息。
「美星空学姊生气了啦……」
美星空(Urara)是南学姊的名字,汉字写做『美星空』。我之前曾经听到七尾同学如此喃喃低语:「南学姊连名字都好美喔——简直就像是宝冢歌剧团的明星……」
「爱智琉,妳好歹是个主持人,念人家名字时要字正腔圆一点,不可以口齿不清。」
月子同学立即厌烦似地发出指责。
「美星空学姊~我的发音明明就很正确啊……」
刚刚被崇拜的学姊训示似乎令小爱相当沮丧,她再度黯然地叹了口气并提出反驳。
不过总觉得……小爱的念法有哪里怪怪的……
就在我暗自这么想时,榊木同学注视着月子同学说道:
「月子,妳真的想挖掘新人吗?那甄选会该怎么办?」
「不会怎样,甄选会只要找时间再办一次就行了,除此之外,看到有资质的一年级学生也要尽量网罗。」
「什么尽量网罗,妳实在是……以甄选会招收新社员不是广播社的传统吗?」
「又没关系,美星空学姊也没有反对呀。」
「不能因为学姊没有反对就认为可行。」
「那么,彻,你是说不管对方有没有资质,我们都非得从甄选会中选出下一位主持人啰?」
「有没有资质当然要试了才知道。」
「你在说什么啊!在之前的甄选会中,你不也没有找到接班人吗?这不就是因为没有适当的人选吗?」
「这…………」
榊木同学和月子同学是表兄妹,所以经常这样拌嘴,但是在我们刚认识时,小爱和我都吓得坐立不安。
「……遵守是传统,破坏也是传统。」
这时,七尾同学以他平淡、悠闲,且缺乏干劲的独特嗓音柔性制止。
所以我和小爱只要默默地互使眼色克制笑意、放松心情就好,因为好朋友难免都会互相争吵嘛。
七尾同学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比自己高大的榊木同学,然后将脸向左倾斜到几乎碰到肩膀并开口说:
「……过去是女子高中的可爱广播社,因为我们男生的加入,也算是破坏了传统……」
负责调解的七尾同学一句话就让榊木同学倏地沉默下来,月子同学则微微一笑。
有点可怜的是,由于七尾同学经常站在月子同学那一边,所以榊木同学几乎没有胜算,他也因此心有不甘地大叫。
「喂,爱智琉!」
被叫到名字的小爱在应答时先笑了。
「什么事啊?」
「……怎么连妳也在笑?」
「嘻嘻嘻~」
「妳有什么看法?」
「嗯?主动去找人吗?」
小爱沉默了一秒钟,然后有点严肃地绷起脸。
「不管是举办甄选会还是挖掘人才,最后的决定权都在我们身上嘛,而且我觉得挖掘新人也不是不行。」
「连、连妳都……」
「就算周遭再怎么反对,有时候一句话就可以定江山了。」
小爱的话让垂头丧气的榊木同学抬起头瞄了她一眼,小爱则对他笑了笑。
对了……听说当初小爱获准入社时,其它社员也不是特别看好。
的确,小爱的声线比南学姊高,而且也不是那么……稳重,但是广播社选用新人的决定权在于前任社员,是南学姊发觉了小爱的才能,认为她绝对可以为听众带来一股活泼的新气息,南学姊独排众议决定接班人的作风,在现今的二、三年级学生中还曾掀起不小的话题。
然而,广播社现在却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理由有两个,其一是大家都想成为主持人引起大家的注意,所以就算举办甄选会,也找不到志愿成为后制人员的人;其二是在希望成为主持人的参赛者中,并没有找到『啊,就是她』这样的适当人选。
「没错没错,适当的接班人又不是一定会来参加甄选。」
月子同学呵呵笑着说道,而七尾同学则望着她接着说:
「而且……」
他慢慢地歪起脖子。
「……光凭甄选会无法看出对方有没有资质……所以我觉得挖掘人才也不错……」
大家总是悄悄讨论着七尾同学究竟是何时加入广播社的。七尾同学与人交谈时,总是会先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再缓缓把头歪向左边。
正因为七尾同学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所以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而且他还是低调加入广播社的,又有这样怪异的习惯动作,所以……另外,七尾同学散发出来的气息想必也是一大因素……这些地方使得他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优月同学。」
正当我想得出神时,榊木同学突然呼唤我。
「咦!?」
明知道突然摆出警戒姿态是不礼貌的行为,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们学校是采男女分班,而平常会和我交谈的同年龄男生,也只有广播社的七尾同学……榊木同学则是像现在这样偶尔会碰面,可是……
——可是……
「呃……有、有什么事吗……?」
「优月同学,妳对挖掘新人有什么看法?」
「……咦?」
「阿彻,小寻不是我们社团的人喔。」
「我想听听局外人的意见。」
榊木同学斩钉截铁地回答小爱,然后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
总之,榊木同学和中性的七尾同学不同,他的脸非常有男子气概,而且对小爱或月子同学以外的女孩子说话也毫不粗鲁……我觉得他对女孩子很温柔,也知道他是一个温和、帅气、很受大家欢迎的男生,可是……
「呃……我……」
撇开那些观点不谈,坦白说,我有一点……稍微……相当……非常……不擅于面对榊木同学.
如果只是待在同一个地方从旁观察倒是没关系……我基本上都会和小爱一起行动,因此难免会在意——和小爱最要好的男性友人是谁?
起初我以为他们两人在交往,内心感到不安又寂寞,后来才逐渐了解到,他们只是广播社里志趣相投的好朋友而已……而且,也没听小爱说过她对榊木同学特别有好感……所以,我很清楚他们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有点芥蒂。
因为,就算小爱没有那个意思,我也认为榊木同学很有可能喜欢小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大概会变成电灯泡吧。
更何况,万一两人真的开始交往……该怎么说呢……我彷佛可以想象得到那种被丢下的感受。
我觉得自己很幼稚,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我就是不擅长洞察人心。
「榊木,你没看到优月同学很困扰吗……」
七尾同学纳闷地凝视着默默不语陷入沉思的我后,出面替我解围。
「该死心了吧,彻。」
「阿彻,你那么反对挖掘新人吗?」
月子同学和小爱各补上一句,结果话题又回到原点。尽管如此,榊木同学还是盯着我看了一段时间,不久之后,他终于带着笑意死心地轻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知道了,我同意这么做。」
正当我因此松了一口气时,榊木同学随即又凝视着我说:
「……抱歉,优月同学。」
他的道歉意外地诚恳,然后就像平时的我一样,露出了暧昧的苦笑——
正因为是「可爱」广播社,所以担任主持人的女孩子,在音质和气质方面都必须要特别出色,不管长得有多漂亮,如果声音被判断为不适合主持广播也会落选;相反地,如果是声线不错但是外表不出色的情形……则可以经由学长姊们的指导,被脱胎换骨般地塑造为可爱的形象,听说在过去,这种类型的主持人似乎不在少数。
但是这毕竟是主持人的情况,如果是器材或音控等其它部分又另当别论。
「其实我也不是不了解啦……虽然现在透过麦克风说话是我的最爱,不过当初入社时,我也曾经渴望像美星空学姊那样受到大家的狂热崇拜。」
放学后,小爱先在学生餐厅买了果汁,接着一边朝广播社前进,一边如此说道。走廊正回荡着外国的抒情老歌,据说这是今天的特辑,还是教务主任特别点播的怀旧歌曲,这似曾听过的甜美曲调正好搭上小爱轻快的脚步。
究竟是要依照传统举办甄选会等待适当人选出现呢?或是主动寻找人才呢?——大家已经协商了整整一个星期,暑假也迫在眉睫,即使如此,无论是负责哪一个部分的接班人,至今依旧没有定案。
事实上……我觉得光要从一个年级只有四班的女生班中,找出下届主持人的候选人就比登天还难了,更何况其它后制的部分还是男女皆可。
「……过去也曾经遇到这种状况吗?」
暑假一天天逼近,却连一个新社员都没有招到,这对于人气旺到必须举办甄选会的社团来说,总觉得不可思议。
「也不是完全招不到人啦……其实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是这样,一开始只有我和阿彻两位新生而已。」
「是这样啊……」
「之后,阿彻力邀月子同学参加甄选,小七则是最后一个进入社团的人。他比我们都晚得多,而且还曾一度落选。」
「什么?」
「他当时落选了,详细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小七确实比较晚进来……」
「……这样啊。」
我们之前讨论时,七尾同学就说过光凭甄选会无法看出对方的资质,而且也有不少人说,不知道七尾同学是什么时候加入广播社的……看来他也有小爱不知道的一面。
「唉~广播社的后制工作确实比主持节目还枯燥乏味……就算没什么人想加入也不奇怪……」
话题又回到后继无人的问题,小爱呼地叹了一口气。
正如小爱所说,我也觉得后制工作非常枯燥,然而就现实面来看,可爱广播社光靠小爱一人根本无法运作,而且正因为是少数精锐制,所以每一个成员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每一项工作都很有一试的价值。
「可是……我看短时间内大概是找不到了……」
当我这么说时,小爱立刻点点头。
「嗯~可以这么说……」
「嗯,可是……既然去年也一样,那今年就算慢了一点,我相信也一定会找到人的。不是没有人才,只是那个人还没出现而已。」
「………………」
「别担心,不要紧的……南学姊不是也说过,她对你们有信心吗?」
「嗯……」
「小爱,就算晚了一点,妳也会找到接班人延续传统的,所以放心吧。」
「………………」
「嗯?小爱?」
小爱突然停下脚步、身体微微颤抖地看着我,于是我也跟着停下回看她——
「小寻——!」
小爱冷不防地一把抱过来,我吓了一大跳,手也不由自主地抱住她的背。
「讨厌讨厌,如果小寻是一年级学生的话,我早就毫不犹豫地把妳找来了!」
「小、小爱……」
「啊啊啊啊!!我最最喜欢小寻了!」
「呃……谢谢……」
「小寻,我们要永远、永远、永~~远做好朋友!永远喔!」
「咦?好、好呀……」
「小寻——!」
「……哈哈。」
小爱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但我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听到她要永远和我做好朋友,我真的好高兴喔,但是在高兴之余,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暂时以笑容作掩饰。
「小寻——!」
「嗯……」
该怎么说呢,小爱的反应有时候会剧烈到令人吃惊,虽然我因此吓了一大跳,不过这就是小爱的作风,我觉得还满可爱的。
「……妳们干嘛站在走廊的正中央?」
就在这时,说话声从背后偏高的位置传了过来,我们维持互相拥抱的姿势同时回过头,发现榊木同学正一脸讶异地站在后面。
小爱瞬间离开我。
「这位大哥,你听我说!」
「……啊……」
「刚才小寻贴心地替我加油打气,她的友情让我好感动,然后……」
她转而面向榊木同学,开始卖力地说明事情的经过,榊木同学边听小爱说明边点头。
……呃……嗯,虽然我知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为什么眼前的景象会让我觉得有点烦闷呢……?
总觉得现在的心情,和几年前家里养的公猫由加罗带女朋友回来时一样,也不是非常不愉快,只能说是有点五味杂陈……。
「小寻?」
「咦?」
小爱突然转过来面向我,用纳闷又有点担心的表情注视着我的脸。
「妳的表情好复杂喔,怎么啦?」
「啊,没什么……」
「是吗……?」
「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不行不行,我要是苦着一张脸会让小爱担心的。
小爱微皱眉头并且困惑地望着我,看见我露出笑容后,她才以嘿嘿嘿的笑声回应。
就在同一时间,流泄于走廊上的曲子也由甜美的女音摇身一变,转为低哑的男音,接着,榊木同学就像听到暗号般开口说道:
「喂,爱智琉,这是最后一首了。」
「什么!?」
放学时播放的节目一向以小爱的感言做结尾,也就是说……
「糟糕!我先走一步啰!」
小爱不等响应便飞快穿越走廊,我和榊木同学愣在原地目送她离去,然后互望一眼。
「………………」
「………………」
我们顿时陷入沉默之中。
榊木同学头上那顶颇具个人特色的帽子每天款式都不同,只见他将那顶淡米黄色、编织宽松的帽子无所适从地重新戴好。
「……我们也走吧。」
「……嗯。」
「………………」
「………………」
我们开始前进,但是依旧保持沉默。
基本上……榊木同学对女孩子都很亲切,而且大致上不算是不善于说话的类型,毕竟我们每天都在广播社碰面,所以这阵沉默想必极为不自然。
大家一起交谈的时候倒还好,但是只有我和小爱和榊木同学三人的时候,或是像现在这样两人独处的时候,彼此总是会莫名地沉默下来。想追求小爱的榊木同学是不是嗅到气氛不太对,或是觉得我是电灯泡呢?
还是,这一切纯粹是我的被害妄想?
「……………………」
「……………………」
……总而言之,沉默给人很沉重的压迫感。
「优月同学……」
正当我这么想时,榊木同学突然喃喃低语,于是我默默抬起头仰视对方以代替回答,发现他又做了一次戴帽的动作。
「上次……为难妳了,对不起。」
「……上次?」
「就是美星空学姊来的时候,我强迫不是本社团的妳发言的那一次。」
「啊……」
榊木同学的声调似乎与他和小爱或月子同学说话时略有不同,该不会是和她们两人说话时比较特别吧……总之榊木同学现在的声音比平常低了一点,听起来很有磁性。
榊木同学保持这个音调继续说:
「其实我一直都很在意,对不起。」
我默默摇了摇头,虽然明白榊木同学指的是上次挖掘新人的话题,不过……他实在没有必要特地和我道歉。
榊木同学和那时一样露出暧昧的苦笑。
「所以啊,我有件事想拜托妳。」
「……咦?」
「如果女生班中有人对机械很专精或是感兴趣的话,能不能麻烦妳介绍给我呢?」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的朋友好像不多……」
「我是说有的话,可以吗?」
「……嗯。」
榊木同学负责管理器材,因为广播社目前的苦力工作都是由身材高大有力的他一肩扛下,所以我一直认为管理器材是男生的工作……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女孩子也不是不行,只要由负责其它工作的男生在女生需要搬东西时帮忙就好了。
就在我想得出神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阵轻笑,抬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榊木同学又露出苦笑了。
「优月同学……妳真的很文静耶,实在不太像小爱的朋友。」
「……是吗……」
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榊木同学没有必要露出那种苦笑……但是话说回来,我并不讨厌榊木同学,只能说他是我不擅长应对的类型。
想到这里,我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榊木同学……」
「嗯?」
「关于这件事……」
「嗯。」
「我觉得小爱或月子同学的人面比较广,所以与其拜托我……倒不如拜托她们两人来得有效。」
「…………」
「?」
榊木同学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他似乎不太感兴趣也不觉得好笑,而是……严肃到几乎面无表情。
我们默默走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开口了。
「优月同学,妳真不愧是爱智琉的朋友……」
「咦?」
「不……没什么。」
「咦?」
榊木同学含糊其词后,竟然忍不住发出阵阵笑声——留下满脸讶异又一头雾水的我。
唉,我虽然不讨厌这个男生,不过……还是觉得有点棘手……
「这次由教务主任点播的歌曲大家还喜欢吗?顺便一提,倒数第二首曲子非常可爱,我很喜欢喔~希望大家也能趁这个机会找到自己喜欢的音乐。那么,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啰,明天同一时间再见。我是可爱广播社的潮崎爱智琉!』
小爱活泼开朗的声音,从安装于广播室内录音间墙壁上的扩音器传来。
当我和榊木同学抵达广播室时,小爱正好结束今日感言,她的工作也暂告一段落,接下来……麦克风及器材的维护是榊木同学和七尾同学的工作。
两个男生走进录音问,而小爱则来到摆放桌子的房间,然后在我和月子同学之间的椅子上坐下来。
「那个……月子同学。」
正在阅读文库本小说的月子同学抬头瞄了小爱一眼后,随即又把视线移回书本上,接着开口问:
「有什么事?」
月子同学会这样回答,就代表她虽然正在看书,不过愿意一面阅读一面交谈,小爱早就了解对方的个性,所以也托着腮帮子继续说:
「暑假不是快来了吗?」
「是啊。」
「如果不能在暑假前找到接班人的话,似乎相当不妙……」
「…………」
这时,月子同学又隔着眼镜瞥了小爱一眼。
「暑假一结束马上就是一连串的赛事和文化祭……啊,妳知道小寻是怎么说的吗?她叫我不必担心,说我就算迟了点也一定会找到接班人延续传统!真是的,居然不假思索就安慰起偷偷为这件事伤脑筋的我!不愧是我的小寻,妳不觉得吗?」
「……小、小爱……」
我虽然很高兴,却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次连始终专注于书本上的月子同学,都以厌烦的语气毫不客气地说:
「那种事不重要,赶快进入主题吧,妳们这两个笨蛋死党。」
尽管如此,小爱依旧一动也不动,脸上还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想了一下,觉得其实慢慢找也无妨。」
「妳是说接班人吗?」
「嗯,没错。」
「………………」
于是,月子同学终于阖上书本正视小爱。
「为什么?」
然后,月子同学一如她的作风,直截了当地问。
「因为仔细想想,并不是快要放暑假所以没时间了,而应该说,我们还有一整个暑假可以利用嘛,而且我觉得不管是挖掘人才还是甄选会,如果操之过急而没有慎选对象的话,反而会破坏传统。」
「所以妳想慢慢来?」
「没错没错。」
「不过爱智琉,动作太慢的话,会失去培养新社员的时间喔,妳懂吗?」
「嗯~话是这么说没错……」
小爱皱起眉头,然后看了录音间一眼。
「我刚才和小寻说话时,想起了小七的事。」
「妳是说愁也吗?」
「嗯。」
七尾同学正在厚玻璃窗的另一头一面和榊木同学交谈,一面收拾麦克风,受到小爱的影响,我和月子同学也不由得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这么一说,他也是后来才入社的。」
看了一会儿后,月子同学移回视线如此低语,小爱点了点头说:
「小七确实落选过一次,而且他通过甄试时已经超过甄选期限了,我是一直都没有深入思考过啦,可是……」
「他是什么时候入社的?」
「我也不太记得了,好像是秋天时吧……当时不合时宜地再度举办了一次只有一个人参加的甄选会。」
「经妳这么一说……啊!对了,难道是……」
月子同学吐了一口气后耸耸肩。
「耳朵?」
「嗯,大概吧。」
小爱面对她直接的询问又点了一次头。
我听不太懂,虽然大家理所当然地让我待在这里……而且身为局外人的我或许也没有听懂的必要,可是……。
「请、请请请请问,我、我可以请教一下吗……?耳朵是……?」
因为七尾同学经常主动找我说话,可以说是我在学校唯一的男性友人……所以我忍不住发问;月子同学和小爱彼此对看一眼,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咦,小寻,妳不知道吗?」
「我还以为妳早就注意到了呢。」
两人妳一言我一句,接着小爱转了转眼珠子说:
「小七说话时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而且会将脸倾向一边,对吧?」
「没、没错。」
我点点头后,这次轮到月子同学接下去说明。
「那是因为他的左耳似乎听不太到,所以他好像会先确认对方是否在跟自己说话,然后才用听得见的右耳去听,因为他本人并没有隐瞒的打算,加上小寻和他还不错,所以我才会说出来。」
「咦……」
可是,七尾同学不是负责音控吗?……或许是我的表情泄露出这个想法吧,月子同学又对我耸了耸肩。
「所以他才会落选了一次不是吗?」
「啊,原来如此……」
七尾同学那一连串奇妙的动作居然有这种含意!虽然这件事令人惊讶,不过更教人吃惊的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提拔进来负责音控。
「所以呢?爱智琉,这就是愁也的情况,而妳打算怎么做?」
面对月子同学犀利的语气,小爱「嗯~」了一声后又重新托起脸颊。
「虽然小七即使耳朵不方便也想进入广播社而入选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勇气,搞不好也有些人是因为私人理由而不得不放弃甄选会……」
「……喔?」
「既然如此,那除了各项赛事或文化祭之外,平时我们也要多加留意……不管进展得有多慢,只要能把那些躲起来的人才找出来就行了。」
「再这样磨下去,妳打算从什么时候开始培养接班人?」
「完全交接需要一些时间……不过看到小七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虽然比我们晚入社,可是现在却学会了不输给可爱广播社的音控技术。」
「也是。」
「所以只要有十足的干劲,就算时间不多,也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对不对?」
「………………」
月子同学严肃地望着小爱。我心想,真不愧是表兄妹,她的表情……和刚才的榊木同学好像哦。
「……如果今年找不到的话该怎么办?」
小爱对认真提问的月子同学露出微笑,同时挺起平坦的胸部。
「那就到时候再说!」
居然说得自信满满——我不禁目瞪口呆,而月子同学则噗嗤地笑了出来。
「等等,爱智琉……这怎么可能!妳哪来的自信呀!?明明就没有根据还敢说大话!」
月子同学一面大笑一面莫名高兴地说道……她、她好像也有一点反常……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妳慢慢找,我就是欣赏妳这股傻劲。」
「月子同学,妳分明是在挖苦我嘛!」
「……月、月子同学……这样真的好吗……?」
月子同学对忍不住发问的我微微一笑。
「美寻,妳太容易紧张了。不要紧,对方可是妳的小爱喔,不是吗?」
话是没错啦……不过……可爱广播社有它的优良传统,这么做真的好吗……?
但是两人却无视于我的担心,依旧笑嘻嘻的。
这时,两个男生结束工作并从录音间走出来,然后一脸茫然地望着我们。
「妳们在干嘛?怎么那么高兴……」
月子同学笑着对碎碎念的榊木同学说:
「彻!我们决定慢慢找接班人,学姊如果问起的话,我们也打算这么告诉她。」
小爱高兴地接下去说:
「让我们仔细地、慢慢地找出最适合的接班人吧,就这么决定了!」
然后……然后……
我看向总是面无表情且悠然地望着大家的七尾同学,他注意到我的视线后,对我露出一贯睡眼惺忪的表情。
而且还目不转睛地望着我。
「七尾同学。」
听到我的声音后,他的脸慢慢地斜向一边。
「……什么事?优月同学。」
「呃……我也会帮忙寻找新社员的,所以……可以的话,你下次能不能告诉我音控人员的必备条件呢……?」
「………………」
……据说从来没有人看过七尾同学笑。
不过此时此刻,尽管只有一点点,他却面带微笑地对我点了点头。
——明明是男生,他的笑容却非常美丽。



                    


.